关键新闻

把握现状的二三事

(黄麒达)李宗伟痛失奥运金牌,以及黄明志回马被捕,成为过去一个礼拜最受关注的新闻,再次折射出国內的时局依旧一潭死水,各个事態严重的贪腐弊案,又成功避过被问责的风头。这样的局面延续不断,又会衍生哪一些负面的结果,让情况变得更加的复杂,值得加以解读。

我国制度崩坏的问题积重难返,坊间早有不少文章,深入探討有关国內缺乏有效制衡力量,首相权力持续膨胀等各方面的因素。就如笔者一位在主流网络媒体工作的朋友透露,隨著国外媒体不断报导有关我国执政当局涉嫌严重贪腐弊案之后,採访记者从此再难从首相身上,问到任何有关这些弊案指控的回应。这种完全不作回应的姿態,而又没有任何机制可以拨乱反正,自然是让人对现实感到消沉的关键所在
当然,我们也无需本末倒置地夸大上述不作回应的应对方式,有什么特別高明之处。事实上,除了不作回应以外,其实也没有更好的选项存在。除非真的清白无辜,否则一旦公开对质,无论再怎么精于计算,都需面对真相大白的风险。
难举出证据证明
纵观歷史,大权在握的专制统治者,往往善于利用毫无透明度可言的政治机制,让自己置身事外,並以一副世间纷爭都与己无关的模样现人。毛泽东正是最擅于此道的高手,经常假他人之手批斗自己看不顺眼的对象,事后还能泪流满脸地到被批人士的葬礼。由于缺乏公开的內部档案,以致歷史学家也难以举出直接证据证明,毛泽东正是下令迫害各个下属的幕后主使。
由于所有的指控始终得不到涉事人的回应,事情因而处于悬空的状態。这时,擅于穿凿附会的人,便有机会任意詮释这种停滯不前的状况。最常用来分析我国执政党的论述框架之一,就有所谓路线之爭的说法。每当巫统內部出现人事纷爭,与在位者爭夺的人马,都会被不少人自动视为是坚持第二种路线的团伙。
因此,便有所谓开明派、保守派等標籤概括特定的人士,方便议论者展开论述,彷彿党內真有一批批行动与意志划一的不同派別,並为了各自的理念,展开斗爭。纳吉刚上任时,就有评论人称其为党內改革开明派,事到如今却不了了之。
需知道,投身于不遵行民主制度的专制政党,能否保住权位,已非容易的事,更遑论坚持不同的理念,可能招来在上位者认定自己可能有意策反,隨时导致人仰马翻,毫不理智。所以,如果没有认清专制政党,根本容不下异议的事实,就无法理解何以前首相马哈迪,前副首相慕尤丁需要出走巫统,另立门户。专制政党从来都以最高领导的意志为依归,当中只有人治与权爭,所谓的法治都只是门面装饰,里头不见得有什么其他派別的人可以寄托。
实施专制统治固然可以获取不少既得利益,但要维持专制的领导,所需的成本,只会越来越大。专制统治者为了保住权位,就必须確保部分利益,会分发到支持其统治的人身上。要做到这一点,最直接的做法就是不断扩大国內公务员的团队,让整个执政团体变得臃肿,以確保越来越多人,顾虑到需要依赖现有体制才能生存,继而拥护现状。
我国的中產阶层所面临的限制就更加多了,政府出台各项政策,隨时都可以左右这群人所得利益。更重要的是,国內的中產阶级未曾从健全的民主体制中获利,所以也不会主动拥护民主价值。要打破僵局,大概还有赖于现今的有能力者,愿不愿意扶持尚未受制于整个现有体制的年轻人,实践不一样的生活方式,与政治主张。
原载《东方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