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新闻

十令吉奖金,鼓励脚车手

(杨善勇)来自登州龙运的脚车名將阿兹祖,在顺势夺下奥林匹克运动会铜牌之后,面子书所张贴的那篇话中有话之长文,既是感人至深的佳文,也是国家运动史上苦涩的一页。

多亏了登州大臣拉兹夫一年前装聋作哑,不予回应,拒绝赞助他与另一名选手法特哈(Fatehah Mustapa)参赛。他们唯有自己设法,自找盘缠,总算才能成行,为国爭光。
犹为幸运,森那美基金会2009年起,发给了大马脚车队大约500万令吉;同时提供阿兹祖45万6000令吉的奖学金,资助他在澳洲墨尔本的维多利亚大学修读运动科学系。
好了,既得世界级別的大奖,场景自是迥然不同了。登州大臣现在公开澄清,个人实不晓得登州政府拒绝赞助阿兹祖之事。为此,大臣准备和国手会面,聆听他的心声,同时转达子民的那些不吝溢美之词。
说是这样,这个政府確实有心搀扶脚车的选手吗?不过是2016年4月记忆犹新的旧事,青年体育部及国家体育理事会主催的马来西亚青少年脚车赛,9岁以下组別的前三名,奖金只有微不足道的30令吉、20令吉和10令吉!
网友见之,不禁纷纷挺身高调调侃,那张金光闪闪的模擬支票,恐怕都要比奖金来得贵了。儘管这样,青年体育部长凯里代辩,还是语多好言相劝:比赛的目的,旨在让青少年决心为荣誉而战,志不在钱云云。
可是,10令吉?百货通膨,万物起价,时至如今,一小盏车头的脚车灯,想必都不只这个价码了。我们的青年体育部及国家体育理事会,难道一丝不知,目前物价仍然还在冲冲冲?那么,谁能够指望南中国海两岸,今后还会出现另一个阿兹祖2.0呢?
原载《东方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