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新闻

土保党的“合理壮大”

(子富)507州选,因两个亲国阵政党联民党与自强党而推出之“国阵直属候选人”方案,我一直认为这是一项特别为土保党“合理壮大”而量身打造的方案。随着作为州国阵主席之土保党党魁兼州首席部长阿迪南宣布土保党收编5名国阵直属议员成为党员后,这项看法已获得证明。

如今的土保党,已拥有砂州逾半州议席,不需其他成员党也完全可以以少数多数议席单独执政。所谓的尊守分享政权原则,只不过是一项美丽的口号罢了。毕竟政治是现实的,土保党坚持要推行的政策,即使其他成员党不认同,在政治势力悬殊的情况下,敢造反吗?即使敢,又反得了吗?
上两届国州选举,以华区为立足点的人联党会一败涂地,与国阵的政策不能符合华社的民意,而人联党又是显得那么无奈和软弱无力有着直接的关系。
507州选,人联能夺回一些议席,是因为州政府在阿迪南领导下所推行的政策稍为符合华社心意罢了,说白了是因为“阿迪南效应”使然,华裔选民对阿迪南有所寄望,因此,人联党也不必为此高兴得太早,今后的道路是否能走得更为平坦,完全要看阿迪南,更要看土保党。
受土保党收编的5名国阵直属议员为武吉瑟慕查的约翰依鲁斯、石联埠的米罗西姆、姆鲁的格拉瓦贾拉、柏戈奴的罗茜尤奴丝和巴都达脑的保鲁斯贡邦。
其中,在507州选之前,约翰依鲁斯属无党籍,米罗和格拉瓦原属土保党党员,以及罗茜与保鲁斯为人民自强党党员,而后他们皆退党成为国阵直属候选人,过后也顺利中选,并向土保党提呈入党申请以期栖身。
阿迪南表示,土保党原则上接受这5名无党籍州议员的入党申请,该党稍后也将列明新议员入党的详情。
随着土保党收编此5名州议员,以致拥有的州议员人数已达到45人,在砂州82名议员中超出半数。
阿迪南保证,尽管土保党州议员占大多数,但该党仍准备与其他成员党,包括亲国阵的联民党分享政权。
“包括亲国阵的联民党分享政权”这句话从阿迪南口中说出来,说明国阵、说明土党已经认同联民党的存在。 同样的,由党魁沈桂贤所领导的州地方政府都,让联民党在各主要地方议会拥有立足的空间,不管是因为本身无法掌控最终的决定权,还是面对有口难言无法抗拒的压力,都会受视是同样在认同联民党的存在。
这种政局的发展,说明联民党在国阵中身份的“扶正”是迟早的事,人联党再喊“席位是人联党的”,只不过是自我安慰之空洞的口号罢了,人联党在席位上最终将失去半壁江山。而且,土著议员的流失,也在逐步的走上单元种族的路线,能否有转机,还要拜托联民党党内“疯子”多多,自以为英雄,或又是想讨好领导的排队开罪友族国阵友党。
阿迪南宣称,土保党愿与亲国阵的联民党分享政权,说明507州选“国阵直属候选人”方案推出时,所谓必须退党及中选后必须选择加盟国阵成员党之条件,不仅是为土保党之壮大量身打造的方案,更是“哄”人联党的花招。
人联党即然信了,也顺从了,现在又还能怎样!
原载《光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