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新闻

巫统人巫统话的危境

巫统人说巫统话,指敦马与老慕的土团党影响不了巫统巩固的江山。

柔州大臣更放话,巫统的柔州堡垒稳如泰山。

其他巫统高官权贵,当然更要对土团党嗤之以鼻,大加鞭挞,指称萤光哪能与星月争辉。

这类巫统话,自然是马屁味十足,擦鞋声响亮,它代表巫统人的自满和自傲;但,同时也反映巫统权贵的心虚。

三国的关羽大意失荆州,这个自满和自傲的歷史,或会在当前的巫统身上重演。

遭朋党包围的纳吉,其说辞就反映了另类的远忧和近虑。

党魁纳吉呼吁巫统基层领袖和党员,必须紧紧团结一致,才不会遭小人所乘。

政治上的风险意识,常现愚人自愚与智者自智之象。

作為当今朝廷主子的纳吉,虽小人眾,贤能少,但还不至於坠入昏庸之境,被一眾马屁精擦鞋声所迷惑。

亲贤臣,远小人是王者之典范,纳吉还有多少王者之气,就看身边的朋党和利益既得者的未来动向。

纳吉身边利益既得者的权益一旦受冲击与折损,自然就出现“眾叛亲离”之险境。

土团党可在大选搅局

其实,就巫统之前的分裂情况而言,46精神党的东姑拉沙里虽被当年强势的马哈迪瓦解和收编,随后,安华的烈火莫熄公正党及其在野联盟,则冲击与折损了巫统的半壁江山。

今日敦马与老慕的土团党,虽被巫统人巫统话,说成是夏虫不可语冰。但,土团党以马来人為主,专攻巫统的弱势州属和选区,虽不足以成王,却可成搅局者和破坏王。就以登州、吉州和柔州而言,登州的一个前大臣,就足以把巫统的登州政权搞到风雨交加。

来届大选,若加上土团党搅局和破坏,巫统还能守住登州吗?

吉州和柔州的情况也大概如此。

吉州巫统若面对伊党与土团党的夹击,亦足以变天;柔州则要看老慕的影响力,还能起多少作用和效应。

敦马的土团党,或可助在野大联盟取得新的突破!

(光明日报/评论.作者:慕容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