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新闻

天下无免费午餐

Instagram近几个月改了一堆东西。先是把深得人心的旧icon换掉,然後一个月後效仿母公司脸书改版动态页面,不再依发布时间排列。几年脸书改版News feed时引起用户很大反弹,千千万万人联署要求脸书恢复原先的版面,将NewsFeed更新重新按照时间顺序排列。但脸书没有理会,最後大家也接受了现实。

这个月,Instagram明目张胆抄袭Snapchat的Stories功能。忠实用户当然更加不爽,说Instagram越来越复杂丶不那麽简单好用了,说新功能很白痴,说Instagram没有创意,说它不尊重用户。
这些主要的社交媒体每一次改版都会骂声四起,可是大家一面骂一面还是会乖乖继续用。我很少听到有人讲要抵制脸书,有讲到的也没做到。社交媒体虽然选择多,但每个人都只用那几个,在21世纪,你不用它们就等於跟世界断绝联络。
(真正情况没想像中那麽糟糕,我自己就停用过脸书将近3年,其实没差啦。)所以说真的,如果连关掉帐户都做不到,我们就没有筹码要这些免费的社交媒体尊重我们。除非大批用户关掉帐户,不然脸书和Instagram睬我们都傻。我们说脸书不尊重用户意见,但脸书没收过我们一分钱,它既然不欠用户甚麽,那凭甚麽尊重用户?我们不喜欢脸书和Instagram改版动态页面,但大家都知道社交媒体靠的是卖广告,人家不用赚钱吗?
如果想要尊重,那我们最好用每个月都要给钱的服务。我们不爽就停止给钱,这样他们自然会尽量满足每一个忠实用户。
问题是,每个月给钱的社交媒体,有人要用吗?
互联网让我们习惯甚至依赖免费的东西,甚至音乐电影也都是非法下载。我们每日作息都离不开脸书丶谷歌这些免费服务。久而久之,我们甚至觉得免费不仅理所当然,甚至这些免费服务还有义务满足我们。更夸张的是,人们还会要求那些他们还没有消费的东西符合自己的期待,例如每年苹果三星推出新产品都会有人讲没创意大失所望甚麽的。呃,先别管这些都是first world problems,不喜欢就别买啊,人家推出的新手机也不会影响到自己已经拥有的那台。少一些为你制造花钱的藉口,不好吗?
试想如果谷歌宣布明天开始给钱才能用,我觉得几乎所有白领工作都会受很大影响。或者,假设谷歌和脸书明天开始过滤某些政治立场的内容,我们又可以怎样?别忘了这些都是私营企业,反正我们消费者又没给过一分钱,他们怎样改都不欠我们一个交代。
以上两种可能都只是思想实验。短期内,收费模式和审查内容都不符合脸书和谷歌的业务。但人们很少从商业角度去理解一个产品。以脸书和Instagram为例,消费者喜不喜欢都好,我们口中很蠢的改版是为了扩展市场和赚取利润,有很明确的战略方针,不是为了满足一分钱都没给的忠实用户。社交媒体只需要吸引新客户,并想办法通过广告等从现有的客户身上捞钱。以Instagram为例,它的用户是Snapchat的5倍,InstagramStories虽然毫无创意可言,但可以让Snapchat对潜在用户而言失去吸引力,藉此为脸书化解掉威胁最大的竞争者。三年前Instagram抄袭推特旗下Vine的功能,虽然Vine做得更好,但现在Vine几乎没有人在用,脸书又赢了一步棋。
我们经常不明白这点:消费者的喜好并不反映企业的利益,特别是如果这些企业不在乎我们口袋里的钱。
这就是免费的代价。脸书和谷歌通过不收费的策略垄断了市场,但就算竞争激烈,我们有很多选择,我们也会失去一些东西。
例如,为何今天的媒体都在报道一些吸睛但毫无新闻价值可言的内容,例如“美少女开出10个条件徵婚”之类的?你可以说一个很多免费选择的环境意味着企业(例如免费阅读的媒体)不得不竭尽所能讨好我们,说那是好事。但讨好我们和提供有品质的东西完全不一样,甚至有冲突。君不见政党都在用种族主义或煽情的言论讨好选民?
我们不只不愿意去供养各种为我们带来便利的服务,更不愿意去为国家的未来付出,包括和其他族群互相妥协丶扶助弱势群体,去用实际行动为国家和社会付出一份力。我们要言论自由,却想禁止别人说我们不喜欢听的立场。我们要好的政府,可是又只肯在免费的脸书上打打廉价嘴炮,发表一些符合大众期待的立场。
我们要更多权利,可是都指望英雄替我们争取,还害怕其他群体如移民跟我们有一样的权利,说那是枪饭碗。
所以啊,我们只值得这麽多。
我们活在一个相当富裕和平的时代,结果成了一个将任何事情视为理所当然免费的社会。我们忘了一切事情都需要我们去争取或者付出才能得到,包括好的政府和尊重使用者的服务。世界上依然有很多不公,大家应该争取一个更好的社会。
可是天下没有甚麽是我们应得的,好的制度和政府并非理所当然,满足用户的脸书不是,甚至和平也不是。这一切都是人们不断争取丶妥协丶牺牲的成果,如果我们要继续前进,我们也必须像前人一样肯去付出。
文章来源:星洲日报/一派胡言‧作者:曹建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