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新闻

信者得救

不久前因着有人放生蟒蛇闹得纷纷扬扬──你放生做功德是你的好事,但放生到我的后院可不就成了是我的坏事麼!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既然是做好事,怎麼就不在自家后院做算了──没的还可以照顾看得到去喂养,且可以肯定没被人再抓去翻卖,或生劏掉做蛇羹。真是个没有思考餘地的现实呀──於放生团或反对团各自来说。

在饭桌上与大叔扯淡,他说起那阵子在市中心上班时,天天路过一家印度店,门前摆卖着一笼笼的飞禽蛇蛙──哈,听说是专卖给放生团体的。事实上,以前我们也见过,一家印度店常在门前洒米碎,然后,有一老者会突然出来撒网──抓麻雀和鸽子。听说,也是抓来卖给放生团体的……

这事件让我想起,有个十分要好的C9朋友,在十多年前(相隔整10年后)再生了个小女儿。因為之前生两个孩子都还是职业妇女,后来成為全职C9,是故一心一意打算(照她所曰)真正享受亲子乐。不意,生完孩子却状似患上了忧鬱症。另一个好友遂把她领进宗教的领域,试图给她心灵打开另一扇门走出忧鬱的磨难。可她去了几次,却遭到她老公反问:“释迦牟尼不顾妻子孩子独自去修行,哗,那他真是个自私的男人……”(释迦的信徒别打我呀,我只是照录其言而已。)结果,唉,朋友细想了一下,觉得老公说得比较有理,自动放弃走向那扇门了。

可是呵,前阵子咱们见面喝茶,她倒是说起,她老公不但成為一个十分虔诚的佛教徒,而且在巴剎看到人家卖蛇卖蛙,居然收购回去放生!更甚的是他自己执笔写了一本领悟的书(好像书名就是《那是没有你》),完全一副置身领悟大爱似的。出乎意料的逆转──大彻大悟?

(光明日报/副刊专栏‧作者:山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