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新闻

从当前政治风向看大港补选的政治意义

50
(黄子豪) 砂州州选刚结束,政治人物们就马不停蹄的投入大港和江沙这两个由于国会议员逝世而展开的补选。相比砂州选区,这两个选区对执政党和反对党来说有更大的意义,更可以反映出即将来临之全国大选的行情。当中,尤以位处雪州的大港补选更为瞩目。

让我们进一步来分析个中奥秘。
首先,308和505大选形成了一个梯级式成长的格局——308选举反对党把几乎所有高度城市化的选区拿下,而这些选区在505的时候进一步被反对党以更高的多数票巩固下来,形成本身的堡垒区。至于505选举则标志着反对党开始进驻三大种族混合的半城乡选区。近乎所有以马来人为主(大约占选区人口40–60%)、华人为辅(大约占选区人口20% – 40%)的选区,都被反对党以微弱多数票胜选,或者败选。它们的多数票一般上不超过1000票。
这个现象标志着一种崭新的选举分界线。之前人们习惯性有一种想法——只要华裔占大多数的选区,就是反对(行动)党的白区。又或者东海岸的乡区,也是反对(伊斯兰)党雷打不动的选区。但505颠覆了以上的格局,继而把执政党和反对党的楚河汉界定于半城乡选区。它们以下的乡镇选区都是执政党的堡垒,以上的城市区则是反对党的强区。
而大港选区,虽然算不上很城市化,但地理上它还是沙白安南县最大的市镇,选民结构马来人大约占73%,对比华人的23%。这就让它恰恰处在上述的选举分界线上。这就意味着大港补选,是执政党和反对党检视这三年以来彼此势力和影响力分布的重要战役
当前的政治风向,可以说极度不明朗。执政党和反对党在这三年来个别累积了本身的政治隐忧。笔者在此尝试梳理双方面的三大政治致命伤。执政党方面,第一,纳吉的丑闻依然在扩大,而且有国际化的趋势。无论警方、总检察长和公账会怎么撇清,国民心中其实已有公论。其二,国内百物价格飞涨,国家经济短期内没有利好因素,国民生活素质一年不如一年。再三,现今执政党在政治上并没有重新展现505之前喷井式的改革开放。以至于曾经被寄予厚望的ETP、GTP、一个马来西亚政策等几乎不再被提及。这三个因素,正紧紧掐着执政党前进的脚步,让它裹足不前。
至于反对党方面,第一政治致命伤莫过于反对党联盟的分裂。这分裂也预示着选票的分散。其二,反对党执政的州属,尤其槟城和雪州,在第二个任期里开始脱离蜜月期,施政开始出现争议,以致一路来标榜为更好的替代选择这个神话开始破灭。这让原本投给反对党的中间选民开始动摇。其三,反对党在社交媒体操作上不再有压倒性的优势,现在的国阵在社交媒体的政治影响力基本上和民联是旗鼓相当的。
所以,在未来的全国选举,笔者断言,将会是最不可预测,和风险最高的一次。除去双方的铁杆分子,中间选民基本上对双方都没有信心,而陷入了迷惑的状况。对国阵没有好感之余,对反对党则恨铁不成钢。这种现象将使他们在最后一秒钟才决定投票的取向。政治形势将因此变得很不明朗。同时也不排除政治人物为了在最后一分钟影响选民,而自导自演类似台湾两颗子弹的选举奥步。
基于以上的因素,执政党和反对党有必要借大港补选来深刻检视本身的政治实力。大港补选本身的政治铺排应该尽量套入全国大选的模式,这样才能够做到最接近事实的检视。莫忘记2007年国阵赢得的雪州依约补选,在一年过后的308就被反对党攻陷。这证明了,盲目追求胜利只会让你短期获益,但长久来说却后患无穷。
原载《光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