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新闻

一马弊案在伊法之刀口

43
(董恪宁) 政策之主张,宪章的主体,条例的制定,犹如企业促销的名目,都得参照市场所需,酌情定案。有此顾虑,台湾的中餐鼎泰丰南下到了印尼开业,经营之本因此遵照清真的训示,调整了当地食谱的配搭。

同意这点,认识这些,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有何理由,援引议会常规第49条文,呈上私人动议修正第355法令(《1965年伊斯兰法庭法令》),建议扩大这个国家伊斯兰法庭现有的权限呢?
尽管法案的辩论,如今到了10月的国会;届时不论国会投票之后如何裁决,伊党建党的信念和初心,自然不会就此戛然而止。可是,南中国海两岸的世俗政体不但可能为之转圜,行政和司法的圭臬,也必然地动山摇。
从这个角度说,行动党国会领袖兼振林山国会议员林吉祥先生5月27日人在光大和槟州民主行动党国州议员之每周会议指出,纳吉才是最后的大赢家,恐怕未必如此。
当然,在这场各取所需的动议之中,如同林吉祥先生所言,纳吉之举确能两得:既将一马公司丑闻搁置,不再聚焦新加坡瑞意银行的关闭,6名涉案高层,正待查办之事;且让伊斯兰教刑事法成为大港和江沙补选的唯一焦点,完完全全转移了民众的视线。
因为这样,林吉祥先生认为,哈迪认定自己操控了纳吉,乃是误会;事实上,纳吉正在操盘,继续主导一切。这个看法,在目前论,确实如是;但是,一旦法案顺利通过,游戏规则彻底改了,谁才是马来西亚话事的人?
不管怎样,大家想必知道,到了那个时候,伊斯兰刑事法庭,除了有权审理相关宗教指令的罪刑,也能听审《联邦宪法》定义的“任何罪刑”(apa-apa kesalahan);那么,伊斯兰党将会怎样处理当下一马公司的纠纠结结?
是的,哈迪和纳吉两方之间拉拉扯扯的博弈,付出之成本和最终的得利,所关乎的不是他们个人眼前一时的得失,也不是巫统和伊党的议席输赢;而是国家未来三权分立的运作,是否从此附庸在伊刑法高举的神权名下。
可惜,大害当前,寸心既乱,首相身后的智囊仿佛没有觉察,匆匆忙忙亮出伊刑法这一把双刃剑,虽然暂且有利模糊报道的核心,喘一口气;但是,检验、主控和审案,也要听凭当道的神权了。
这么一来,纵然纳吉可以操控哈迪和他的忠贞不移之随扈,不过,伊刑法体系之中,必然存在不同想法的伊党同志。收拾了这一道道的阻力,有了法理之倚靠,而且大权在握,伊斯兰党将会怎么做?
是国阵盟党领导认知的误会,还是专家认识的不足,哈迪精密的盘算,显然不限伊刑法。他所一心一意变动的,绝非诸如加强6下鞭笞之刑罚。这个法案,不过是他的一小步,延此拓开,他的一意孤行,当是治国唯一的罗盘。
站向这个十字路口,不论退党的梁荣光医生心灰意冷,或是廖中莱、马袖强恫言辞官力阻国会通过伊刑法,说实在话,都不过一桩小事;纳吉所该思虑的,还有命悬神权弊案,也转到伊党刀口之下,任由哈迪千刀万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