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新闻

哈迪之法案,喘气的空间

13
(董恪宁) 砂拉越507州选刚刚大力打过首席部长阿德南的“开明”牌,民意和人气转而跌到谷底。拖棚歹戏,一幕跟着一幕。前受一马弊案连累,新加坡金融管理局没有一丝迟疑,大刀一砍,马上收回瑞意银行的执照。

民众还来不及消化这一切,没有想到这个国家再一次传来伊斯兰刑事法的惊魂未定。峰回路转,跌宕起伏,进进退退,有谁知道,马来西亚的远景和未来,到底要开向哪里?
是刻意转移视线,还是碰巧的演绎,总之,伊党全国主席哈迪阿旺所行的点点滴滴,确是玩真的。不但这样,国阵也多方配合,交由首相署部长阿莎丽娜动议,且蒙工程部副部长罗丝娜的附议,要求国会优先处理哈迪的私人法案。
政府耐人寻味的旨意,毕竟何在?谁也搞不清楚状况,但是,法案一旦通过,伊斯兰刑事法庭权限随之扩大:除了审理相关宗教指令的罪刑,也能听审《联邦宪法》第9章节定义的“任何罪刑”(apa-apakesalahan)。
这么一来,涉案的其中一方,万一乃是非穆斯林,罪刑应该怎么处理?推想之下,毋庸请示法律专家,市井草民也当可觉察潜在的罅漏之处。可是,哈迪阿旺为何还是一意孤行,动议修正355号之法令?
何况,大港与江沙双补选在即,巫统和伊党的高层和基层难道不知,他们正要面向选区之内30%以上的非马来人选民;何以偏在这个关键的时刻,和自己旗下的候选人过意不去?
认识这些,自可明白何以国阵盟党之中的马华及民政第一时间不约而同高调强烈反对法案,高举建国契约的世俗体制,坚决反对神权治国的野心;随后连同人联党与国大党,联袂齐声喊不。
但是,四党摆出的这番小动作,清楚显见他们既不当家,也不当家的非常尴尬,如此大事,之前居然未经过国阵内部讨论,“权力分享”,此之谓乎?难怪首相署部长佐瑟古鲁闻之,人在国会受询所言,也坦率表白:“我也吃了一惊。”
马华吉打州惟一行政议员梁荣光医生心灰意冷,愤而宣布退出马华公会,缘由也在这里。法案提呈,全体成员党显然懵然不懂,身为老二的马华也不无力从內部阻止,可见他们彻底不获巫统尊重为建国伙伴的关系。
态度是坚定的,立场是明白的,梁荣光医生当下的举动,不是个人一时的情绪,而是反映了国人一贯的主张和想法:一个国家,怎么可能同时存在两套迥然不同的法制,造成行政的芥蒂四起,司法的如坐针毡?
说了又说,兜兜转转,拉拉扯扯,伊斯兰党上上下下既不死心,巫统现在也尽力迎合。2016年就快过了一半,先进国的宏愿近在眼前,又远在天边。我们是往前走,还是往后退?
站在政局的十字路口,梁荣光医生当下的决定是艰难的,也是痛苦的;可是,朝廷的当家,伊党的哈迪,似乎一点也不在意,只想到从中为自己设法找到喘气的空间。
既然这样,两方各有所取之后,分立的三权怎样回返正确的轨道,思之自明,殆无异议;逞论整顿纲纪,戡乱摧强,力除弊政,济世安民,重建国家辉煌,自然只是一帘幽梦。
原载《光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