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新闻

阿迪南的致命伤

66
(覃心靖)话说,经常批评1MDB丑闻的纳西尔,有一次在商业论坛上被出席者问到,是否对自己成为纳吉之弟感到遗憾时,纳西尔当场以美国THE HOLLIES合唱团一首《他不重,他是我兄弟》(He Ain’t Heavy, He’s My Brother)回应,以歌寄意,唱出纳吉与他之间的兄弟感情。
纳吉同时也是国阵老大哥,这首经典老歌,未必適合国阵成员党领袖唱给老大听;最近几个月几乎每个週末都要陪纳吉到砂州乡区拜票的砂州首长阿迪南,可能更是哑巴吃黄连,有苦唱不出。
阿迪南一上台就以开明的形象出现,在州內建立极高的声望,这次砂州选举,確实有望率领砂州国阵收拾部分失地。
儘管如此,不代表阿迪南已经稳操胜券,砂州国阵至少有2处致命要害,万一处理不当,隨时阴沟翻船。其一是砂州国阵成员党的內斗与分裂;其二是联邦国阵政府这个甩也甩不开的重担。
內斗的问题我们暂且略过不谈,联邦政府多项政策如消费税,以及1MDB与政治献金各种搞得国阵焦头烂额的丑闻,极可能影响砂州国阵在选战中的表现。西马国阵领袖若有自知之明,应该儘量避免介入,放手让阿迪南亲自扛起这场选战大旗才对。
但州议会尚未解散,国阵的竞选机制已偷步开动,纳吉最近几乎每週末都以首相身份在全砂跑透透,並以各种名堂宣佈拨款及发展计划。但这种变相的拉票方式,究竟是帮了阿迪南还是害了阿南迪,一时也说不清。
可以確定的是,首相纳吉大驾光临,阿迪南身为砂州首长就不得不经常恭候在侧,久而久之,也让阿迪南难以和纳吉切割。
纳吉这次落力为州选拉票,当然也有本身的盘算,毕竟此时砂拉越的反风已有减弱的跡象。
上届州选反风狂吹,很大程度是砂州选民是对时任首长泰益玛目超过30年统治的厌倦,现在泰益退居幕后转任州元首,反对党很难再以泰益作为攻击的目標。
此外,阿迪南在挽回华裔选民的支持也做了不少努力,这次州选如果华裔选票回流国阵,应该不会让人惊讶。
但是只要国阵能在这些州选交出比上届更好的成绩单,纳吉就可能藉此战绩向党內交差,证明自己在民间依然拥有支持度,党內反对纳吉的暗流,也可以再次压抑下来了。
原载《东方日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