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新闻

谁来拯救劳工阶级?

2
(官泰发)第一场“拯救马来西亚”大会星期日正式圆满落幕,听毕马拉松式的演讲后,最引起我共鸣的还属大马职工总会代主席兼瓜拉冷岳国会议员阿都拉沙尼的发言。
尽管我不知道为何一名国会议员会成为大马职工总会的代主席,惟当他提及劳工阶级的辛酸,特别是消费税导致许多企业关闭,迄今有数十万名工人失业,以及浮动燃油价格引起的效应已令许多打工一族的生活陷入水深火热时,我不得不说这正是我期待已久的声音。
我一直以来都认为国内中低收入阶级,特别是所谓的劳工阶级的福利、权益及声音遭到朝野漠视,有时甚至还不如获得30%配额保障的女性。
劳工阶级是弱势群体
现有数据显示国内薪资水平过去10多年来严重停滞,如果再加上通膨率及币值贬值,试问月薪不高的中低收入民众要如何生存,有鉴于此,当大马车商公会主席拿督艾莎阿末指出,银行收紧放贷导致汽车销量下跌,购车贷款拒绝率一度高达50%时,其实一点都不令人感到惊讶。
事实上,每次政府公布财政预算案时,获得协助的永远是所谓的40%低收入家庭,至于那些“吃不饱、饿不死”的中低收入阶级,到最后还是被逼“吃自己”,例如降低公积金的缴纳率,或是提高个人所得税的回扣幅度。
根据我本身的经验,国内劳工阶级堪称属于弱势群体,有者甚至到了被剥削的程度。特别是在那些没有成立工会的企业或公司的员工,或是以合约方式受聘的员工,经常面对遭到资方欠薪、刁难及变相解雇的情况。
工会执委担心受对付
至于在那些设有工会的企业的员工,他们的处境其实也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因为对我而言,在缺少法令及执法当局支援的情况下,试问工会执委要如何要求资方提供合理的加薪幅度及福利?遑论有哪一个执委不担心遭到资方秋后算账,敢为自己及会员的福利据理力争?简言之,这种通过工会与资方谈判集体合约的方式,对我而言是英殖民地时代所遗留的荒谬,相信也正是这些因素导致国内薪资停滞不前。
换言之,如果政府可以通过立法方式,规定营业额超过特定数目的企业必须缴纳6%的消费税,为何就不能立法规定获利超过一定数额的企业,必须支付员工至少几个月的花红,或是强制规定企业每年的基本加薪幅度,必须不能低于通胀率或特定巴仙率?
除了在立法方面提供保障,政府也理应每年拨款资助职工会的运作、举办有助加强工会意识的研讨会,以及加强执法及处理劳资纠纷的速度。
综合而论,当我看到数万名法国工会成员及大学生屡次走上街头,抗议偏袒资方利益的劳动法改革法案时(我当然不赞成大学生与警员爆发冲突),确实感到心有戚戚焉,试问有谁愿意站出来为自己或广大劳工争取权益?或许我们迫切需要一个真正代表劳工阶级利益的工党。
原载《南洋商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