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新闻

大马华社政治前途再思考

12

(锺永有)这是发生在东马砂拉越民间日常生活事实点滴,很值得大家来深思及探讨:好些民众不敢,也不愿把填妥的官方申请表格或文件让砂行动党人民代议士,在表格上或文件上签名或盖章以资证明,再呈上给相关的官方部门、机构或单位。
华人不肯认行动党 代议士签名盖章
许多民众宁愿通过非人民代议士的所谓“九品芝麻官”(由政府当局委任的初阶民间官方代理人),比如社区领袖(天猛公Temenggong、本曼查Pemanca、本固鲁Penghulu、甲必丹Kapitan、村长Ketua Kampung、屋长Tuai Rumah等)向政府当局提出各种项目申请或协助处理事务。他们也不敢或不愿向在地的砂行动党人民代议士请求“帮我一个小忙”。


若论资格,砂行动党的人民代议士(YB)肯定够资格协助民众在各类表格上签名或盖章/印戳,毕竟,砂行动党人民代议士是在州选举或国会选举时通过民主投票 程序胜选的,按少数服从多数的民主原则,在地的人民代议士当然有资格协助并代为处理来自民众的官方项目申请或事务处理。
可是,大家一定觉得很纳闷,为何许多民众宁愿向初阶民间官方代理人求助,却不首先考虑砂行动党的人民代议士,何况,这些人民代议士是属于立法机构(州立法 议会或国会)成员,可堂堂正正出席州立法议会会议或国会会议;相对而言,初阶民间官方代理人至多也只是出席某些获得邀请的官方会议或交流会。
行动党与公务员“对着干”
归根究底,此问题的关键就出在下列原因:

(一)砂行动党凡事与国阵政府对着干的民间认知和印象过于强烈,甚至于说已经“深入民心”也不为过,尤其是以口水论调来重复性谴责国阵政府“贪污、腐败”云云,简直把砂拉越和马来西亚形容为“民不聊生”之地。
(二)砂行动党经常通过新闻和讯息媒介向官方机构“开炮”,炮轰众官员办事不力,而绝大部分的官员又属于土著群体,偏偏这砂行动党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城市华人党”,于是形成砂行动党华裔领袖群起轮番对官方机构的土著官员展开口水论舆论攻势的现象。


行动党大小领袖对某些表现不达标官员的口诛笔伐,给人一种一竹竿打翻一船人的感觉,尤其是在行动党政治场合的政治演说上,讲员借题发挥剑指公务员例如执法人员,诸如此类的“演说技巧”以达到奚落国阵政府无能之目的,以在华人社会获得掌声,乃司空见惯。
这无形中给公务员制造一种无形压力,即是无论公务员的表现如何,行动党对公共领域人员为“只弹没赞”,这符合行动党惯常强调的“施压”和“监督”策略,问 题是如果你是一个公务员,你会喜欢行动党的这种批评他人没好话一句,仿佛一竹竿打翻一船人的所谓“施压”和“监督”的方式吗?
无论行动党人如何自我辩白,行动党在公共服务领域里给人就是一种咄咄逼人的大众印象,行动党开口闭口对公共领域显露出相当不友善口气。

(三)砂行动党为了政党政治利益,生搬硬套把“支持砂拉越州首长阿德南=支持大马首相纳吉”当成一种竞选手段来应对即将来临的第11届砂拉越州州选举,以便达到捆绑华裔选票,让砂行动党继续在华人选区大胜,而不理会华人=行动党的危机。

达到“华人讨厌国阵政府”的目的
大马行动党已经推出名为“马来西亚之梦”之政治运动,在“马来西亚之梦”属下又有东马的“砂拉越之梦”、“沙巴之梦”及西马半岛各州之梦,而为了实现此行动党“迈向执政中央之梦”,于是不得不拿一些议题来向公务员开刀,以达到“华人讨厌国阵政府”之目的。
问题在于这种粗糙的政治手段就造成公共领域人员对行动党的反感,以至于造成支持行动党的华裔选民(86%)的误解。
行动党只谈诸如国阵“霸权”“欺压百姓”甚至于“民不聊生”,“国家没前途”等自我为中心的政治利益议题,却从不主动公开讨论行动党党内霸权问题,很明显 是通过转移视线手段来转移民众,尤其是华人群体对行动党党内霸权问题的关注,塑造行动党在华人心目中是一个“完美政党”。
可是,占总人口70%的马来西亚土著同胞人口中的绝大部分土著民众,却对行动党的印象不感觉良好,尤其是行动党给人一种华人本位主义的沙文主义政党的印象,这可从不久前的达鲁益山研究所的研究成果充分显示出来这种既定印象。
因此,从以上情况大家可以理解民众和官员的下列担忧:

(1)若把表格交给砂行动党人民代议士签名或盖章,或通过行动党处理事务,当事人极大可能会遭误会申请者是“行动党支持者”,而面对申请失败或面临其它不方便;
(2)有关公共机构的官员或公务人员,为了不给自己添麻烦,这包括上头可能误会当事的下属官员“支持行动党”,为此,当事官员宁可“暂时搁置”来应付行动党的签名或盖章的申请书或其它文件。

这样一来,试问民众还敢透过行动党的“协助”吗?那岂非自寻麻烦吗?最后极大可能两头不到岸就冤枉了。
官员对行动党代议士“敬而远之”
因此,砂行动党人民代议士时而透过新闻媒体炮轰某些政府机构,包括地方政府部门,“以负责人出门开会”为理由不接见上门要求会面的行动党人民代议士,其实 是官员对行动党人敬而远之,推辞见面更加好,万一见上一面其它麻烦可能接踵而来,官员必须承担接见行动党人的压力,我们对公务员的处境应有同理之心。


由此说来,行动党越是炮打公共服务领域,其可扮演官方和民间的沟通桥梁的距离就越远,甚至于说行动党的官民沟通桥梁实际上是不畅通的。
这样一来,行动党人除了在政治演说和新闻媒体上“谴责国阵政府”之外,似乎就没其它更加宽大服务人民的角色可扮演了。
砂行动党(DAP SARAWAK)眼下有12个华人州立法议员和5个华人国会议员,这17个选区全部都是华裔选民占多数的城镇型华人选区。
2011年4月16日举行的第10届砂拉越州州选举,华裔选民占相对多数的华人州选区有15个(全砂拉越总共有71个州选区);2013年5月5日在砂拉越州举行的第13届国会选举,华人国会选区有6个(全砂拉越总共有31个国会选区)。
纵观砂行动党所赢得的12个州选区,全部都是属于砂行动党所赢得的5个国会选区中的属下选区,这也就是说砂行动党在2011年州选举和2013年国会选举,几乎包办并赢完全部的华人选区。
“选党不选人” 华裔一面倒支持
华 裔选民的投票情况显而易见,数据显示有高达86%华裔选民一面倒支持砂行动党,而且是到了“选党而不选人”,华裔选民当看到选票上只要出现行动党的“火 箭”标志,就毫不犹疑地在画票的方格子里打个“X”(投选),而不去多理会砂行动党候选人的素质,也不多考量其它事宜。
简而言之,一句话,这两场民主投票选举,“砂行动党=砂拉越华人”成了定局,虽然砂行动党坚持宣称它是多元民族政党,可是,不管如何解读,事实胜于雄辩, 砂行动党的17个人民代议士全部是华人,而且赢得的选区全部属于华人选区,再加上砂行动党的州联委会领导层人员结构,以华人占绝对大多数,砂行动党和全国 行动党如出一辙,确确实实属于“城市华人党”。
如今事实摆在眼前,如果说民众连最基本的文件或官方申请书“小事”,想给砂行动党人民代议士签名或盖章,都有所顾忌的话,那么,砂拉越华人群体一面倒支持砂行动党的实际意义又何在?为何土著社会选择在朝,而华人社会却选择在野?
“华人=行动党”的政治风险


作为一个政治团体,行动党必须稳定其选票基本盘-华人选民票,这是它的政治生存基础,任何一个政治团体皆如此。不过,大家得从另一个角度来审视,“华人=行动党”的政治风险对华人社会前途是否有利呢?


总而言之,砂拉越华人社会,乃至于马来西亚华人社会的前途,并不应该与行动党的政治利益划上等号,听命于行动党的政治口号指令。整个大马华人社会的利益和前途,肯定是高于行动党的政党政治利益,我们应该慎思两者之间的区别。

原载《大马华人周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