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新闻

政治举报掀风波所暴露的真相

11

吳祚來)黃安是臺灣的藝人,有人說他是過氣的藝人,也就是他的主要活動空間已不是舞臺演藝。近些年,黃安為自己找得了一個更能創造影響力的空間,就是臺灣藝人反台獨,或者具體一點,就是臺灣藝人舉報臺灣藝人的台獨活動。

這次造成極端影響的事件,是黃安舉報了臺灣未成年人藝人周子瑜,這位藝人有什麼台獨行為呢?黃安找出了她在韓國演藝組合的表演中,揮舞了中華民國的國旗。

黃安是不是持中華民國護照行走於世界各地?是,黃安有沒有過舞動中華民國國旗,有過,揮舞中華民國國旗就是台獨嗎?這些發生在黃安身上都不是問題, 但發生在別人身上時,黃安卻將其做成了問題,做成了政治事件,最終出現一系列超人想像的後果:十六歲的少年藝人周子瑜,被迫通過視頻,公開道歉,並聲稱自 己是中國人,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對自己造成的影響或對一些人的傷害,道歉。

世界上沒多少人關注這位小周姑娘曾在演出中揮動過青天白日旗,也沒聽說過,只要臺灣藝人在一些大陸人難以見到的舞臺上揮動民國國旗,就會半夜不安地 醒來,像被人詛咒一樣難過、受到傷害。一切都沒有,但有一個傳信的,一個政治舉報者,這個人就是黃安,他告訴大陸人,當然主要是告訴大陸官方:我發現有一 個臺灣藝人,在國際舞臺上揮動臺灣旗幟了,你們得做出反應,如果你們管意識形態的不管這事,聽任周藝人在大陸的電視上紅紅火火,你們就是縱容台獨,你們就 是失職,你們的上級就會治你們,懲罰你們。

中國人最懂中國人,所以最能修理中國人。黃安是真正的「中國人」,他深知大陸的幽暗政治的魔力,只要涉及台獨,只要 有藝人特別是臺灣藝人觸線,就會警鈴大作,網上愛國民粹聲討,跟著就會是官家媒體跟進封殺,可憐的小藝人周子瑜也逃脫不了這樣的命運,已簽約合作的安徽與 北京衛視春晚,立即與其合作公司解約。大陸的中共治下的電視臺,怎麼可能容忍「台獨分子」在舞臺上載歌載舞呢?

媒體報導說:周子瑜被黃安爆料「台獨」後,數萬網友紛紛要求安徽衛視春晚和北京衛視BTV環球春晚取消其演出。

微博截圖。
微博截圖。

讓我們看看幾條網友跟帖:

@青黑造了個白:我就想說,反正沒得人看這個節目。只要有這個人在場。

@鏡中人水中明月太搖曳:周子瑜怎麼看都是被台獨利用了。可能她本身也懵懵懂懂,她這次要來北京就來唄,讓她見識一下我們強國的文化。如果她還是一意孤行甘願被利用,那她就是作死了。

@菲雪六月:作為安徽人,我第一個不同意她來,來了也不會看了。

周子瑜的遭遇,我感同身受,2012年9月,我因各種原因離職供職二十多年的中國藝術研究院,到美國訪學,但司馬南等人向文化部舉報我 在網路上的政治異見或寫過敏感言論,迫使文化部對我追加打擊,剝奪我的正常退休福利待遇。中國國家文化部為什麼如此脆弱呢?因為左棍會對他們窮追不捨,與 其受極左力量追問,不如對異見者嚴加打擊,這樣就可以與自己撇開干係。中國的極左為什麼屢屢得逞,原因就在這裡,他們利用體制內的政治正確,來迫使官員出 重拳打擊異已。

司馬南、黃安這些極端勢力得到了什麼呢?也許是保守勢力對他們有期待或支持,也許是以此一搏,獲得影響力,並順勢得到某些體制內各種利益輸送。毛澤 東發動的文革,有無數紅衛兵、工宣隊當打手,而現在,打手稀缺,特別是這些不顧及人類正常仁義道德廉恥的角色,亂世之時,趁機火中取栗。

黃安的失敗與被拋棄

台獨問題更嚴重,因為在政治形態上,可能面臨「分裂罪」這樣的重刑,香港臺灣人士無法被大陸判刑,但對其禁言、禁演,甚至禁止其入境,是必然的。大 陸的政治信仰就是宗教信仰,祖國統一是政治教化的核心內容之一,似乎統一的價值高於人權,高於正義,高於自由民主憲政,只要統一了,或者只要你承認一個中 國,就萬事順遂,否則你就是犯了教規,必遭到嚴懲。

多年來我一直通過網路與大陸網友論爭,統一是不是價值?歐洲的統一帶來的各種便捷,它是各國憲政民主制度前提下,整個歐洲價值理念已然統一,但這樣 的統一不是封建形態上的統一,而是國家之上的經濟自由聯合與同盟意義上的統一。同理,大陸與臺灣的統一,不可能是一黨主導的強權統一,它必須是自由體的聯 合。

現在看起來是臺灣人民不願意統一,但根子問題卻出在大陸,一個連自己衣食父母(大陸人民是中共的衣食父母)都不相信、不尊重的當政者,他們怎麼可能 會善待臺灣?中共統治大陸七十多年,大陸人民連一張真正的選票都無法得到,那麼,這樣一政權會給臺灣人民帶來什麼呢?信仰自由、結社自由、言論自由、免于 恐懼的自由,大陸人民一無所得,大陸只有第五種自由,就是中共擁有統治的自由。

就像寓言中所說,風無論刮多大,都不可能讓人脫去棉衣,但太陽的溫暖,卻能使人袒露心胸。

大陸對維權律師的全面打壓,對自由信仰者的控制,對媒體與網路言論的極端監控與封殺,還有對香港普選的變相收縮,特別是最近跨境拘捕香港書商、異見 人士,將港澳與東南亞視為自己的勢力範圍,更引取全世界的不安。極權國家,似乎無所不能為,國際準則、天賦人權可以被任意踐踏。

黃安這次用政治正確,意欲綁架中共保守勢力,欺負一個小女孩,人們先看到的是小女孩的緊張與恐懼,一個男人的舉報,一個國家的力量,都重擊在她身 上,她不過是一個在海外唱歌跳舞謀發展的藝人,或準藝人,她的偶爾的一句話,或一個舉動,對國家民族或兩岸關係,能有多大影響?她又不是臺灣政壇人物,她 的個人言行,即便出格,也完全可以忽略不計。大陸應該知道,自己真正的對手或要盯防的物件是誰。

黃安因此失策並導致失敗,黃安的失策,又讓大陸意識形態暴露了愚蠢(封殺與譴責周子瑜)。而臺灣藍綠兩大陣營此時同聲相應,支持周子瑜,認為她沒有 任何過錯,不應該道歉。有觀察人士說,黃安這次激發了臺灣民眾的眾怒,恨屋及烏,使中間民眾將五十到一百萬選票,毫無猶疑地投給了蔡英文。看到這樣的大 勢,大陸官方當然悔之晚矣,一些人開始補救,不再給黃安好臉色,同時央視有關頻道播放有周子瑜鏡頭的娛樂節目。

一個黃安,讓大陸兩岸紅不安,藍不安,綠也不安。最後,黃安自己也不安了,高調一聲自己是中國人,反對台獨云云,拖著行李箱,離開北京,說自己要出遠門。他如果回到臺灣,會有人給他賞臉麼?

在一個極權國家進行政治舉報,就是不仁不義,一個道義敗壞的人,無論怎樣政治正確,最終必然被兩岸唾棄,成為無家國可歸之人。

*作者為旅美學者

原载《风传媒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