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新闻

噤声的喧嚣

19
(司徒瑞琼) 这一个岁末,市面一片寂静、毫无喜气,除因经济不景,达官富人都渡假去了外,整个国家也陷入政治低潮。
只是,这低潮底下,却酝酿着种族和宗教极端主义的喧嚣,冲击了人民的思潮。
最近浏览脸书,氛围一片低沉。又一名著名评论人在脸书宣布暂时封笔了,停了在报刊的专栏。他的封箱之作,主题围绕着50年不变的政治老调,即“伊巫合作”
行文没有烧红的火焰,也非曲笔为文、迂回婉转,是平白直叙、回顾伊党如何在朝野联盟的政治合作中游刃,巫统惯性利用种族和宗教绑架政治。
但这次不再只是皮影戏,因为伊巫合作已成巫统保卫政权的最后一根浮木。是出卖长久的相对开放作风,也在所不惜的最后手段。
还有马华、行动党青年领袖在伊巫合作上唇枪舌剑,最终只不过突显了政治人物“此一时、彼一时”的政治理念,只是两边皆荒唐。
现下的大马,是威权政治为刀俎,人民为鱼肉。人们在巫统为巩固政权,不惜再出手拉拢伊党,讨好式的推出清真手推车、清真火车等宗教化政策下,感到彷徨。
反恐法令已在,国阵却仍能睁大双目以反恐为借口,强行推过国安会法令。一切彷佛在为下届全国大选作准备,让威权政治风直吹,民间皆静。
文末,一句“宗教在大马是永远的敏感命题”,这位评论人就没法结论了,一切徒剩无奈。
另一位久未发表文章的青年评论人,则在巫统大会后,只在脸书留下一句“噤声的喧嚣”。
是的,种族、宗教、宗教、种族,来来回回,千折百转,一直挥之不去。马华和火箭互相推诿,却在不同时段都助长过保守伊斯兰。
以进步政治自居的希望联盟,也在伊刑法和新经济政策下一筹莫展。或许,真的只有噤声的喧嚣,足以形容当下的政治困窘。只有找到出路法则者,能在下届大选为王。
原载《光华日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