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新闻

虚拟文化创电子烟潮流 管制行动当局力不从心

1

(关山渡)最近,我国媒体不约而同,关注该不该禁电子烟?若要合法化,如何来管制?网络上,电子烟的拥趸,不在少数,尤其巫英文论坛,突出电子烟烟客的强大阵容。电 子烟无需公开广告促销,就占有一定市场比例,全因为网络社交媒介,给她一个免费的宣传平台。网络世界,让香烟虚拟化美梦成真,但也是噩梦的开 始……
极 为讽刺的,我国政府处理脱离正轨的网络舆论、管治失控不羁的网络社交媒介,也正如电子烟一般,问题大同小异。管制措施极为棘手困难,制定法律时机,为时太 晚了!网络与电子烟,共同点为成瘾本质,深入影响生活层面。当副作用丛生,此时要规范使用准则,谈何容易?必然不能小覷反弹力量!
当然,电子烟潮流,与网络社媒风行比较,有些牵强。网络至少具有一定优点,运用得当,可促进讯息输送、鼓励沟通交流,大大改善人际关系、提高生活品质。抽 电子烟,除了个人的飘飘然感觉外,有人说可帮助解除传统烟瘾,但缺乏科学研究根据佐证。因此,庞大的商业利益在手,电子烟可说一无好处。
烟油成分形如软性毒品
近期,电子烟负面新闻不断。例如抽吸烟枪无故爆炸,伤及无辜烟客;母亲给年幼子女抽烟,还在社媒上炫耀,引起网民愤怒讨伐;小学生带烟笔上学,引起哗然。 最骇人听闻的,莫过于柔佛州卫生局揭露,某些电子烟烟油成分,除了一般已知的尼古丁,尚包括冰毒、大麻、“哥冬叶水”(Air Ketum)等等,形如软性毒品,不易侦查。
我 国有严峻的反毒法令,电子烟滥用者,可能面对强制死刑的司法判决。早前,政府有意全国颁布禁烟令,但在今年10月30日的内阁会议中,推翻了这项决策。卫 生部设立特别小组,研究如何管制电子烟。当局定下条规,不准一般商家,售卖含有尼古丁的烟料,以及计划如传统香烟一样,征收国产税,提高价格控制其使用 量。
电子烟猖獗,政府感到无可奈何。同时,某些政治人物反对管制,为政府增添不少压力。一些社媒大力反对禁烟,并且提出种种挺烟理由,但有些支持电子烟的,例如首相的儿子纳西夫丁甚至说,本地化电子烟改良产品,例如果汁烟液,为年轻企业家所研发,潜质无限。
电子烟打出的卖点,可当香烟替代品,满足烟民烟瘾,再慢慢戒除长期依赖习惯。反对派指出,电子烟不但无法令人戒烟,吐烟量反而大为增加。抽电子烟时,视觉 的白色烟雾,干扰他人,令人不悦。瘾君子有可能隐匿吸毒方式,利用电子烟掩人耳目。随着笔型电子烟面世,遏制18岁以下未成年者接触,难上加难。
到底,网络力捧的电子烟,是怎么一种玩意儿?
“Vape”成牛津字典2014年热门词
2013 年,著名的英国牛津词典,年度热门词句为自拍(Selfie),代表这股网络带动的风气。2014年,热门词转为“Vape”,原意为水雾,若当名词,指 的为塑胶吸管;若当动词,即抽吸电子烟行为。欧美当时吹起电子烟热潮,有人形容,这不是时尚潮流(Fad),而是生活方式(Lifestyle),足见其 受欢迎程度。
电子烟或蒸汽烟,由便携式的“蒸发器(烟枪)”与“蒸汽果汁(烟液)”组成。商家声称,喷出的水雾,绿色环保、无火点、无烟头、无刺激物、不产生烟灰、不 造成环境污染。其他优点包括,无添加物条件下,不含焦油、尼古丁等有害物质。此外,电池充电重复使用,1至3天不必添加燃料。
以标准型10毫升瓶装烟液,相当等于5至7包传统香烟的用量。11月4日起,本地每包香烟,平均价暴涨3令吉多,计算起来,电子烟经济实惠。电子烟呼出的 浓密烟雾,有虚拟仙境效果。因此,夜店、酒吧或休闲场所,烟客趋之若鹜。电子烟配以数百种口味,市场大卖热销。据悉,短短一年内,我国即出现多达千间电子 烟专门店!
网络上,有电子烟产品专页,为客户介绍各类口味,以及烟枪类型。有人上载吞云吐雾照片,当成身份象征,引来不少“赞”的肯定。网络强大的顾客群体,遇见任何质疑电子烟噪音,马上攻讦围堵。所以,卫生部严厉取缔电子烟,即刻挑起不满情绪。
当局没有一早就管制电子烟
电 子烟同业组织主席大吐苦水,单单雪兰莪州,取缔后蒙受百万令吉损失。当局后知后觉,没有一早就管制电子烟,任由这个行业自由发展。一段时期后,自然引发种 种社会问题。乡村及区域发展部长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里直言,依照卫生部规定,只有注册药房或药剂师,才能售卖含尼古丁烟液,将断送许多创业商家的财路。
网络社媒也有同样情形,当局长期松弛漠视态度,对网络极端言论、造谣生非行为,自由和妥协度过大,最后付出一定代价。某些网民行为过分,破坏安宁和谐环 境,引来万众瞩目,当局迟迟未逮捕当事人归案,无法杀鸡儆猴。至于社媒的实名制度,无法有效推行,使得匿名者,或是人在国外发帖者,发出过火言论,却能逍 遥法外。
网络成为造谣政治工具、扭曲言论的温床,最近再增添一个例子。首相署部长南希苏克,两年前的言论指“若无援助土著,他们将成小偷”,社媒扭曲其原意,当成最新新闻处理,引起一番热议。这类的网络负面效应,早已见怪不怪,无法受到制止。
生活网络化,有人把电脑手机,比作电子鸦片,引发的事故不少,例如过于全神贯注发生意外、过度“打游戏机”暴毙、女生卖淫换取手机等等,令人心惊胆跳。类 似电子烟的虚拟化问题,网络世界屡见不鲜。而犯罪集团捞偏门活动,善用科技先进联系方式,进步得更有隐匿性,不容易被执法当局侦破。
对即时通讯软件无法一一监视
据报道,大马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执法组,根据《1998年通讯及多媒体法令》执法。今年迄今,共封锁306个赌博网站,去年同时期只有235个。至10月 为止,当局屏蔽1074个色情网站,旨在维护社会道德价值观。但对于即时通讯软件,当局却无法一一监视,无从杜绝赌黄两大领域网络犯罪。
非法赌博集团,利用网络大展拳脚,对象是不愿脚踏实地、好高骛远的一群,以发横财为幌子,吸引赌客上网聚赌,又无需担心受警方扫荡逮捕。除此以外,非法贷款服务“阿窿”,看准赌客需要金钱当赌本,配合赌博网站,提供方便借贷,最终导致赌客无法偿还,引起家庭不宁!
总检察署承认,除非即刻修法,现时的法律,例如《1953年公开赌博中心法令》,以及《1967年投注法令》,落伍过时,对网上虚拟赌博,束手无策。网站 封锁行动,只会暂时阻碍非法活动,无法连根拔起。警方打击变相网吧,避免沦为电玩与赌博中心,引发学子逃学歪风,但只能眼巴巴观看,虚拟赌博网站越开越 多,应付不暇!
同样的,我国警方反风化、肃毒及私会党取缔部总监拿督罗斯里承认,国内的色情卖淫行业,一日千里。他们利用手机即时通讯程序“微信”(WeChat),为 皮条客和嫖客之间,搭通一条龙路线,操作远端营运新模式,一切神不知鬼不觉。即使警方人员“放蛇”捉人,也无法搜集有力证据,对付幕后操纵的大老板。
传统卖淫实体店转为虚拟店面
罗斯里担心,过去的卡拉OK中心、三温暖、按摩中心,以及夜总会等传统卖淫实体店,转化为网上虚拟店面,消费价格大幅度降低,荼毒青少年或一般收入阶层人 士。他们轻易接触嫖妓资讯,难以抵抗诱惑。卖淫集团设置微信账號,设计面子书专页,专人介绍“心得”,有者配以二维条码(QR),让客户浏览“立体货 色”,再做出选择。
与此同时,卖淫交易,从实体钞票,进化到线上付款,不容易掌握证据。这样的“你情我愿”,让社会人欲横流、家庭伦理动摇。主要是国外妓女组成的“外劳”大 军,让地下经济猖狂无度,外汇流出变本加厉。更可悲的,我国反娼妓、反人口贩卖、以及保护妇孺法令,形如虚设,无法抵挡歪风冲击。
网络鼓励社交活动,但没有同时提高教育和文化水准,让无知者沉迷手机,堕入新型骗局,或是遭受网络性骚扰,过去是从未听闻的。
据我国警察总部早前公佈数据,2015年首5个月,国內高达82%性侵犯或强姦犯,利用网络社媒,以及手机聊天程序,结交受害人,並在约会期间,施加暴行。除此以外,网络助长性骚扰案件,增长率达50%,令人担忧。网络上的性罪案,或有严重恶化趋向,犯罪者有恃无恐。
对网络性骚扰警觉性不高
所 谓的网络性骚扰,并不是只有肢体触碰,而是包括发送猥亵下流言语、图片、视频等等方式,内容令对方感到不舒适、抵抗的举动,动机在于勒索金钱,或是纯粹满 足变态心理。一般人警觉性不高,对于网络性骚扰,对保护自己的权利,认识模糊,无法适当反击。这也让犯罪者,得寸进尺、为所欲为,更多受害者遭殃!
很多人不知道,《1998年通讯及多媒体法令》内,有条文对付网络性骚扰。第211(1)及(2)条文说明,网络上散播色情、虚假、具威胁或攻击內容,对 他人构成骚扰者,可受提控。罪名成立的话,罚款最高5万令吉、入狱最多一年,或两者兼施。可惜的是,当局因为较少接到投报,这类的提控案件,并不多见。
总之,网络带来的虚拟文化,具有多重负面冲击。以电子烟的抽,加上赌、黄、性骚扰等等,防不胜防,令人倍感不安。假如要立法管制,却因为阻力重重、力不从 心。说到底,“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网络要拨乱反正、启迪民智、正风厉俗,得承受巨大的排斥反扑。当局必要下定决定,落实铁腕政策,努力才会有回报!

原载《大马华人周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