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新闻

为什么不让我们回家?

58

(詹雪梅) 独中生是谁家的孩子?这问题问得超废,当然是马家的。在马家出生,马家长大,独中生不是马家的孩子还能是谁家的。按情按理,在谁家出生,吃谁家米饭,拜谁家祖宗,就是谁家的孩子,无论走到哪儿,都是那家的子孙。然而这种家族血脉的情感和自我身份认同,却是独中生尷尬无比的一厢情愿。

无庸置疑的,独中生是马家的骨肉,只是13岁开始到华家门口一转,被华家领养,尔后多了个独中生的别名。无奈一进华家家门,一切就不一样了,骨肉亲情立即淡薄如水,独中生成了野孩子,连私生子都不如,马家说不认,就不认了。

独中生如此遭遇,华家长者是著急的,老想安排让独中生认祖归宗,回到马家大院,当回马家子孙,可两家长辈一直谈不出结果。马家是大户人家,高姿态那是必然的,但华家养了独中生这麼多年,当然不能把白养,更不可能為了保証孩子回马家后必能尽忠尽孝,而自毁华家祖宗牌。何况独中生週游列国时,总能体现华家的教子有方,若為让孩子认祖归宗,赌上有坏华家家教、家规、祖训,教子有方的美誉,这风险大高了。

长辈们有长辈们的想法,但我们独中生其实没想过认祖归宗这码事,因為一直以来我们从不觉得自己离开过马家。我们不过是离家到华家小住,私混了五、六年,只是没想到这麼一混,马家大门就紧紧关上了。任凭我们在门外哭哭啼啼,叫爹喊娘,那扇重重沉沉的却怎麼也不打开,哪怕是开出一个小小缝隙,让我们瞄一瞄门后家裡的一线景观。这是不是意味著,我们已经被赶出马家,做梦都别想踏进马家一步?

事到如今,我们其实还不太相信也不明白,為什麼我们被逐出门户。我们又没干什麼伤天害理,大逆不道的事,不过是到华家小住几年,怎就回不了家了?可天地為証,明月為鑑,我们在华家的日子,心裡还是掂念著马家的长辈,不曾忘祖。更何况待在华家五、六年裡,华家长辈总在我们耳边一再嘮叨,不能忘了忠孝仁爱之本,必须恪守礼义廉耻之道。不忘本,不忘家的道理,我们都懂,当然也愿意奉养马家爹娘终老,尽為人子女之责。但為什麼马家爹娘,就这麼狠心的不认我们了?

在几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我们曾结伴回到马家门外,敲打那扇高大、沉重,牢不可摧的大门,心想,在寒冷漆黑的深夜,若门裡的爹妈知道我们冒著风雨,只能紧挨著兄弟姐妹发抖的身驱取暖,一定会让人来开门。但千盼万盼,痴等苦等,那一扇我们怎麼推也推不动的大门,终究没打开。

我们独中生一直是马家的骨肉,身上流的也是马家的血脉,為什麼不让我们回家?经过一个又一个的风雨夜晚,我们脸上尽是冰冷的雨水,早已感觉不到眼泪的温度。

(星洲日报.砂拉越.评论.作者:詹雪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