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新闻

納吉反擊了

《華爾街日報》報道7億美元流入首相納吉的個人銀行戶頭,引爆炸彈,納吉為了扭轉挨打的局面,啟動宣傳機器,把圍繞一馬發展公司(1MDB)的事件定調為“倒首相的政治陰謀”。

在開齋節之前,主流媒體就大篇幅報道Petro Saudi國際有限公司前電腦與資訊部高級職員塞維爾勒索前雇主、竄改機密文件,過後再揭發塞維爾曾在新加坡與反對黨的重量級人物及媒體大亨見面,另一項報道則指向塞維爾購買機密文件的人士多達10人,包括來自巫統的人士。

與此同時,《砂拉越論壇報》前編輯雷斯特墨蘭宜在親巫統人士的安排下,錄制短片揭發《砂拉越報告》網站受公正黨顧問安華的指示偽造1MDB的相關文件,而大馬通訊及多媒體委員會(MCMC)星期日晚上宣佈,封鎖《砂拉越報告》網站。

整個行動旨在“逆轉”對首相和1MDB不利的報道,讓人們懷疑塞維爾及《砂拉越報告》主編克萊魯卡索的人格,同時揭露有人利用偽造的文件,破壞納吉和1MDB,以進行他們的陰謀。

這些反擊行動顯示納吉不會向馬哈迪和黨內壓力低頭,也不會因為“26億門”及1MDB課題而暫時請假,內鬥還會持續下去。

納吉還有時間部署“清洗個人聲譽”的行動,因為調查工作緩慢,總稽查署只是完成1MDB的初步報告,最終報告在年杪才能完成,而特工隊的調查也沒有時限。

為了鞏固政府和黨內地位,納吉很可能近期改組內閣,撤換不通力合作的部長、安置親信入閣,以藉此提醒黨內人士,他仍然大權在握。

但是,反納吉的人士也不會就此甘休,他們會發佈更多不利於納吉的信息,讓納吉的宣傳機關左支右絀。當局能夠封鎖網站,卻無法圍堵社交媒體,況且網民可使用翻牆軟件登入《砂拉越報告》,它也可透過臉書發佈消息。

主流媒體對1MDB的報道能否取信於民、取得多大的效果,也令人懷疑,因為《華爾街日報》的報道已經構成了既定印象的破壞,網路也充斥各種負面信息,不是幾個反擊行動就能扭轉大局。

除了領導危機之外,巫統也面對經濟下滑、黨員和民眾信心下跌的困境。

國陣的堡壘是甘榜、東馬內陸地區、墾殖區、長屋、園坵及原住民村落,如果消費稅等問題蔓延至這些地區將動搖國陣政權的基石;1MDB及其他課題已經讓國陣流失城市、年輕人及大專生選票,因此絕對不能讓堡壘淪陷。

此外,巫統也面對極端分子的衝擊,比如在劉蝶廣場騷亂事件中,種族主義者開始挑戰警方威信;巫統之前縱容極端思維,最終讓自己嚐到苦果。

經濟陷困也可能讓別有居心者趁機炒作種族課題,讓納吉處於兩難的局面。

如果納吉繼續擔任黨主席,那麼巫統將面對創黨以來最嚴峻的考驗,因為反對勢力正進行重組,一股更多元的力量將會成形。

在伊斯蘭黨改選敗北的“親民聯派”領袖已經組成“新希望運動”,他們退黨、成立新黨已成定局,這將撕裂伊黨、削弱伊黨,也讓馬來社會的保守與進步勢力的界線更加分明。

或許“新希望運動”在鄉區還不成氣候,但是它可以成為對巫統失望的馬來選民的另一選擇,拉走巫統的部份票源。

馬來政治正走向十字路口,會否改變政治版圖和國家命運?這將是第十四屆全國大選最關鍵的議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