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新闻

蜡烛两头烧

73

(黄锡文) 如果说砂首长阿德南和大马首相纳吉,是政治生命共同体实不為过,砂州选举将临,纳吉当然希望砂州国阵大胜,进一步巩固他的领导权威,所以,在政治上,两人早已捆绑在一起。

虽是如此,阿德南也担忧西马国阵的负面课题,可能会冲击或“不小心”削减了州国阵在砂拉越的支持率和得票率。他日前在吉隆坡的“西马砂拉越子民一起共聚”活动上,说西马课题尤其是一马公司,其实和他及砂拉越是无关的,但他却无辜的被殃及池鱼,显露他深感无奈、无辜。

他有这种说法,并不难理解,因為他在政治上,确实是和纳吉绑在一起,反对党自然会利用该议题来打击阿德南的威望,尽可能冲撞他在砂拉越如日中天的支持率。他形象特好,砂拉越的反对党要撼动他,若非借助更大课题来“借力打力”,确是无望对他產生甚麼影响,而“纳吉”课题就是最好的筹码。

他无奈,因為在州选,砂州国阵继续执政是无悬念的,可是,反对党就是以纳吉课题来策反砂人民对首相及其领导政府的不满情绪,这导致他一方要努力宣示对纳吉的支持及效忠,但另一方则要努力化解纳吉的负面影响,更得要消除不利资讯对乡区基层人民的情绪激化。

阿德南与纳吉的关係,千丝万缕纠缠在一块,在很大程度上,彼此是互相依靠,阿德南也必须借助纳吉的中央领导力,例如纳吉在财政预算案中给砂拉越乡区及大型发展计划的拨款,所以无法如反对党所建议般,与纳吉保持距离,或与纳吉划清关係,这在国阵大伞体系下是行不通的。

砂拉越目前兴起“砂拉越人”热潮,特别是在“砂拉越人的砂拉越”运动推波助澜下,热爱砂拉越的这片情操,早就凌驾在各种政治意识之上,朝野都想搭上这股热潮的顺风车,而恰巧的,阿德南强烈的砂拉越本土色彩及个人魅力、争取砂拉越自主权,无不更火热的推高了“砂拉越人”的意识型态追求。

阿德南须照顾新兴的“砂拉越人”本土意识,也得兼顾纳吉及中央的关係,实是蜡烛两头烧。他大可不理纳吉课题的负面影响,惟,他不能……。

原载《星洲日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