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新闻

不愿再活在阴影下

(王振文) 两天前接到老妈的电话,原来是担心投票成绩揭晓后会爆发骚乱,特地打来叮咛我买点乾粮储备,以防万一。感受到满满的母爱之馀,我也感到一股强烈的无奈:过去一甲子,我们还真是白活了。

这已不是人在沙巴的老妈第一次打电话来交代类似的事:从上届大选到前后几场Bersih集会,她总是不忘打电话来提醒几句,语气故作轻鬆,所担忧的事却是如此沉重。

不是不理解,只是很心疼。心疼在上世纪50年代出生的爸妈历经过马来西亚建国以来最不堪回首的流血冲突事件,内心深处的阴影时至今日仍难以抹灭。

我在面子书上分享了当下最真实的感受及感触,随即得到许多回应:原来,很多朋友的爸妈也都一样。

那一刻,我意志坚定地告诉自己:我不想活在恐惧之中。我不想活得战战兢兢,深恐本该引以为傲的多元种族关係哪天会再失控,酿成又一场悲剧。我更不愿看见我们的下一代继续背负这历史包袱,活在种族关係紧张阴影下。

逝者已矣,来者可追。要追,除了改变现状,别无他法。

对种族政治说不

结束我国史上最漫长的大选准备期,终于来到了投票日。变或不变,还看今朝。

我们有千百个理由可以选择维持现状;但要改变的理由,一个就够了,那就是为了把一个再也没有种族之分、没有种族歧视、没有种族仇恨的马来西亚留给我们的下一代。

出生自不同文化背景、信仰不同宗教、口操不同语言、生活习惯也大不同,不同族裔之间存有差异或意见分歧,本来再也正常不过,绝非导致今时今日种族关係如薄冰般脆弱的原因——归根究底,都是种族政治惹的祸。

执政党一直在操弄种族政治,嘴巴高喊团结口号,转过身去却不断地搞分化,加深种族间的猜忌,以捍卫我族特殊地位之名,行种族主义威权统治之实。

若不是执政者玩弄种族情绪玩得不亦乐乎,老一辈的国人又怎会过了大半个世纪仍无法摆脱当年阴影呢?

没有孰优孰劣

花有不同颜色,人有不同肤色,那是老天爷赐予我们的美丽景色。

因此,没有哪个种族比哪个种族优秀,也没有哪个种族比不上哪个种族而需要特别关照,没有哪个种族生下来就高人一等,没有哪个种族因为人数较少只能享有较少的福利,更没有哪个种族的权益活该被忽略……

但假如我们没有改变现状的勇气与决心,上述的一切没有永远也只会是没有。

截稿前一刻,有旧同学在群组裡转发了一则长达数百个字的讯息,提醒说无论选举结果如何,胜利一方的支持者切忌敲锣打鼓地大事庆祝,免得乐极生悲、历史重演……

我不愿再感到恐惧。我们本来就不该感到恐惧。衷心祝愿,明日朝阳所照耀的,是一个新的马来西亚。

原载《中国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