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新闻

一个交怡岛民的心声

(黄介琳)浮罗交怡这座神话小岛,200多年来流传着一段岛民耳熟能详的故事。

美丽的玛苏丽被诬陷通姦罪惨遭处死,死前对岛屿落下衰落7代的诅咒。

7代以后的1980年代,这个男人的出现犹如打破魔咒,让浮罗交怡渐渐发展起来,摇身一变成为全球闻名旅游胜地。

身为岛民的我,自小听闻敦马哈迪与浮罗交怡的各种故事。

老马年轻时是第一位由政府派到岛上诊所驻守的医生,任首相后又把浮罗交怡打造成我国第一座免税岛。

从前岛民出外只能搭木板船,但现在有了瓜镇码头和载客邮轮,甚至浮罗交怡国际机场。

老马在岛上有许多老友,即便退位后也不时抽时间到岛上走走,与老友相聚。

去年尾盛传老马再战江湖,布城、古邦巴素和浮罗交怡国席三选一,那时我家旁的海南会馆天后宫开幕礼,老马不请自来为活动站台,除了吓坏毫无准备的主办单位,也显露他欲上阵浮罗交怡的端倪。

他今年4月15在神话小岛政治演说宣布上阵时,当下岛民的欢呼声和兴奋是那么激烈和真切。

老马退位后,浮罗交怡恍如弃婴,发展停滞、旅客蜕减50%;岛上虽说免税但运入的物资都已征过一轮消费税,朝令夕改的外劳政策、禁免税烟酒出口政策、限购烟酒新条例、电子召车服务抢德士司机饭碗,政府却又限制德士司机收费、令吉贬值等,无不为岛民生计带来极大打击。

“生父”vs“继父”

虽然原任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在今年农曆新年期间,宣布为浮罗交怡带来逾13亿令吉的5项发展和基本设施拨款,上週五(4日)又许下只要国阵保住中央和吉打州政权,将实现18项惠及浮罗交怡旅游业者的承诺,但一个是真正发展浮罗交怡的“生父”,一个是临大选才来拉拢岛民的“继父”,“继父”怎么比得上 “生父”?

岛民都是淳朴单纯的人,对于老马恩惠至今点滴在心头。

不论基于对老马的特殊情感,抑或为生活抗争,只能说在509大选,岛民对老马的支持力之大,非外人所能想像。

原载《中国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