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新闻

噢,好拥挤的赛场

两党制对国家有好处。至少要有两个 主要联盟。那是当年的说法——当民联成立的时候。这个联盟在过去的两届选举 中,几乎在所有的选区直接对垒。

“一对一”的对垒对民联有利。在某程 度上。虽不足以入主布城但足以赢得总得票, 并控制了5个州属(在某个时刻),并减少国 阵的三分二多数议席,包括在国阵获胜的州 属。
这早已不是秘密,国阵不太“擅长”面 对这种情况,比如直接对垒一个反对党阵营。
民联在伊斯兰党退出后瓦解。这对国阵是好消息。 但随后希望联盟的成立。对反对党来说也是好消息。
然而,我们看到第14届大选几乎所有议席都出现多 角战——三、四甚至还有五角战。也许本届大选出现有 史以来最多的多角战一事有望载入大马纪录大全。
国阵虽然没有大声说出来,但他们应该乐见其成。 政治评论员都认为多角战对国阵有利。
希盟也知道——但他们认为衹要有更多的人出来投 票,就能够抵消国阵的所谓优势。
还有谁在本届大选出来竞选了?除了国阵和希盟。 我们还有伊党主导成立的和谐阵线,他们与国民团 结党和伊斯兰阵线组成另一组反对阵营。
还有爱国党——由前马华成员成立但仍然是个亲国 阵组织。
和谐阵线看起来是个有点松散的组织,因为其“成 员党”对注册成为正式联盟一事似乎“不太感兴趣”。
除了伊党,其他成员党预计不会产生太大的影响。
不容置疑的是伊党是和谐阵线的大哥,并决定上阵 160个国会议席以及许多州议席,甚至包括那些从未竞 选过的议席,以及没有机会获胜或机会渺茫的选区。
为什么?因为该党想成为造王者。至少他们是这么认为的。这意味政党(而不是联盟)缺少议席组织政府 的情况下,伊党将能够与他们联手组织联合政府(但在 此之前,伊党必须赢得足够的议席。他们能够做到吗? 这是以后的问题。)
政治观察员认为此事是显而易见的。伊党倾向国阵,并达成了一种合作或协议。尽管伊党让候选人上阵对垒国阵、希盟和其他任何参与竞选的人。
一些专家称之为“联合政府计划”——在2008年选 举后,一些巫统和伊党的派系提出的建议。但联合政府的意见,在伊党前领导人聂阿兹时代并未得到重视,因 为他反对与巫统合作。
当聂阿兹在2015年逝世后,伊党在主席哈迪阿旺的 领导下,对纳吉非常“友善”,并倾向在本届大选中攻 击希盟而不是国阵。
再来,我们还有马来西亚社会主义党。
该党在1999、2004、2008和2013年使用其他政党的 党徽上阵,比如行动党和公正党。
显然,他们是民联的一员。但是,本届大选他们将 独自上阵,并选择使用本身的党徽。
他们争取成为反对党“成员”的努力又再次落空, 因为该党感觉受到其他成员党的“轻视”,也没有受到 “平等的待遇”,虽然希盟否认此传闻。
无论如何,社会主义党非常反对国阵。
有鉴于此,该党能够让希盟带来额外的优势吗?如 果出现这种情况。不过,该党并没有竞选很多议席,他 们的最佳候选人是上阵和丰的再也古玛。
除了政党之外,我们还有独立候选人。实际上,独 立候选人真的很多。
我个人就认识一两位,分别上阵国会甚至是州议 席。
他们真的觉得自己能够为国家作出贡献,并为此充 满热情。尽管事实并非如此。独立候选人一般上都会败选。
但我记得的在1972、1978及1982年,于当年的雪兰莪新港(Batu Laut)州议席连续三届获胜的莫哈末加 峇,他就是独立候选人。
以及在1988年,随着巫统的沙里尔辞去新山国会议 席,再重新以独立候选人的姿态上阵该地后获胜。
我再也想不起还有其他获胜的独立候选人了。
但是,我们仍然看到独立候选人前仆后继的局面。
政治分析预员胡逸山就直言不讳的说道:“很多人 甚至有可能失去按柜金,因为他们通常不会得到选区内 的支持,缺乏政党的效应,也没有政党的竞选机制。” 那么还能如何呢?
胡逸山指出,很多候选人都是因为没有被政党委派 上阵,因此才出来“光复荣耀并报复”。
而有些人“是富有的政党用来分散反对党选票 的”。至于富有的政党是谁——你们的猜测应该和我一 样。
文章来源:星洲日报/游车河‧作者:莫辛阿都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