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新闻

卡维斯的悲剧

人民进步党之魁卡维斯,领导该党多年,最终被该党最高理事会撵下台,甚至连党籍也丢了,他的凄惨下场,在我国政坛上是颇为罕见的

在上世纪50年代终,昔尼华沙甘兄弟在怡保创立人民进步党时,由于受到华印裔人民的拥戴,这个政党在霹州曾有过一段极辉煌的历史
这两名受人民敬仰的兄弟皆因病早逝后,人民进步党便显出萎靡不振之态。
两兄弟离世后,该党命运坎坷且充满风雨的路途上,该党虽走出霹州,并发展成为一个全国性的政党,但人才凋零,始终被人民视为一个微不足道的小政党。
人民进步党走到今天,也幸得国阵的庇荫,使其在苟延残喘中,仍能在国阵这个大组织中扮演一个小角色。
老实说,人民进步党的生存,身为律师的卡维斯,所扮演的角色极为重要。
政坛上将这个政党与卡维斯视同一体,说来也真邪门,人民进步党(People\’s Progressive Party,简称为PPP)的英文简称,自卡维斯掌政后,不知何时竟改称为“My PPP”。
他最后竟惨兮兮遭党罢黜,遭党开除,他唯有黯然神伤,真的与“我的PPP”说声永别矣!
卡维斯在党内太过自我,将党置于个人之上,这是他最大的从政致命伤。多年来,他一直期望在大选中能榜上中选,但不成功,令他郁郁不得志。
本届大选前,他一直瞄准的国会选区就是国阵国大党的金马仑,选举前便已在报章上一再向国阵高层表示“我要金马仑”!他所持的理由是本身自幼在金马仑长大,这个高山地区有许多人认识他。
可是,金马仑是分配给国大党的,该党在上届大选中,其候选人也在惊险中过关,国大党会将它让给人民进步党吗?
但卡维斯一直沉睡在要拥有金马仑区的美梦中,甚至不惜为此而在暗中作出“丧权为己”之举,为了要得到金马仑,他不惜献意将人民进步党所获得的5个州议席让出,以换取金马仑。
国阵总秘书东姑安南为此而去函人民进步党,要求该党采取行动对付卡维斯。人民进步党最高理事会在获悉此“丧权辱党”之举后,义愤填膺,立刻将他开除,并将他驱逐出党!
我的办事处距离人民进步党总部仅咫尺之遥,每天都得经过该党会所,在我的印象中,卡维斯真的将该党视为“My PPP”(我的PPP)。
在平日,很难见到有党员或其他人士出入党部,真正是“大门八字开,却少人进来”。可是,遇到该党节日如党庆,或国家喜庆日,该党总部总算显现一股活气。
巨大的布条张挂在党部外墙上,除了祝贺语,只有两个大头像,一个就是首相纳吉,另一个就是卡维斯本人。两人都戴“宋谷”。路人经过望之,莞尔之余,也真佩服卡维斯与首相交情甚笃,形同“兄弟”;更赞誉他有先见之明,把人民进步党变为“我的人民进步党”;但却未想到自己竟被党赶走,将自己的政途以悲剧收场!
文章来源:星洲日报‧花城‧花城内外‧文:陈驹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