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新闻

申报产财倡廉

反贪不能够只靠领袖在台上高呼有多大决心打贪反贪,也不能够只靠领袖自己说自己有多么清廉,它需要一个有效的法律制度加以约束和管制,还有多方式的监督机制的建立,才能够确保廉洁持续可以得到保障。

槟州希联政府4月5日公布行政议员及希联州议员财产申报。这是2011年以来,州政府第3次公开议员财产,之前一次是在2013年。
我国最早公布政府行政议员财产的是雪兰莪州民联政府,民联2008年取得雪州政权后,2009年行政议员就公开了财产。
官员财产申报制度在国际上被认为是一种防止官员贪污腐败的措施,是反腐倡廉最为根本的制度保障。源头可以追溯到1766年瑞典的“阳光法案”,250多年前瑞典公民就有权查看从一般官员直到首相的纳税清单。
我国第十四届全国大选即将举行,选前朝野都互相以贪污作为攻击武器。可以预料,大选选战正式开打,贪污、反贪将会成为其中一个攻防主轴。
反贪倡廉是唯一可以确保国家资源不会被滥用,掌握权力的官员,不会因贪而出卖人民的利益。
然而,反贪不能够只靠领袖在台上高呼有多大决心打贪反贪,也不能够只靠领袖自己说自己有多么清廉,它需要一个有效的法律制度加以约束和管制,还有多方式的监督机制的建立,才能够确保廉洁持续可以得到保障。
雪州和槟州政府首开大马行政议员申报财产行例后,其它州政府和联邦政府也有必要参与完善这方式面的机制,将申报产财通过国会、州议会立法成为正式的法令。
而一个完善的廉洁机制,除了规定官员必须要申报财产,政府也有必要针对近年引起朝野争议的政治献金,通过立法方式来加以管制,将模糊不清部份透明化。另外,官方机密法令也有必要修改,以利人民的监督,不应抹煞人民的知情权和削弱监督的力度。
所谓再好的律法制度,没有有效的监督机制很多时候也会形同虚设,可惜的是,政府在这方式面一直都没有给人民足够的监督权。
原载《光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