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新闻

一直在被“考虑”承认的统考文凭

(黄婉玮)这几天掀起的关于统考文凭的争议,主要在于国阵的大选宣言中,首相纳吉玩起了文字游戏,给予统考文凭的承诺是“考虑承认”或“可以考虑”,让华社对字眼的诠释陷入了纠结,而前副教育部长魏家祥为了安抚华社的心,告诉大家不必纠结于字眼,就当作“考虑”等同于“承认”。如此安慰人心反被讥笑为马华公会在自欺欺人。

在等待大选到来的漫长时间里,华教的相关课题终于在这一刻引起注意及讨论,但会不会只是昙花一现,大选结束后又打回原形,其实大家心里都有数,这就跟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提呈的伊刑法私人法案的情况是一样的,每一回都被国会流程耍得团团转。不只是马华公会深信统考文凭已经得到首相的考虑承认,就连一些华教领导人士也对这一次大选抱持乐观的心态看待,他们相信统考和独中生的出路将会变更好,因为这是统考文凭最受到看重的一次,国阵与希联都在各自的大选宣言中承诺要承认统考。无论哪个阵营当选,将来都有人去找董总谈判。其实两边阵营都是附带条件的承认,比如希联的条件是大马教育文凭的国文科必须获得优等的成绩,而国阵这边开出的条件是,除了国文科优等之外,历史科也必须考获及格。
首相对统考文凭所做的承诺是“考虑承认”也好,“可以考虑”也罢,其实更多反映的是马华公会与华教人士不愿面对的一个现象,统考与独中相较于其他的利益,在大选并不是最被看重的,都是跟哈迪阿旺的私人法案一样,在一些时刻成为被炒作和打击政敌的课题而已。若非如此,为何华教课题会到了今天依然在原地踏步,首相与国阵政府依然还是那句“考虑”呢?
与大马教育文凭相比,参加统考的学子毕竟仅占少数,因此占全国利益的份额自然也不大,说穿了,朝野政党就只有在需要华人选票的时候,才会对华教课题做积极的表现。
其实再想一想,如果首相此时此刻直接宣布承认统考文凭了,那又怎样呢?难道国阵里的两个华基政党只是因为处理不好统考文凭的课题才招致衰退的吗?最可悲的是,马来文版的大选宣言已明明白白的列出“可以考虑承认统考文凭”,但翻译成华文版之后,却发生如此大的理解差距。究竟是字眼的翻译问题,或是其实是华基政党与华教领导人士都是带着心理暗示去理解首相的承诺,才会演变成今天的字眼纠结。
原载《光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