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新闻

“玫瑰花政治”和“菜篮政治”的比拼

在1995年和1999年大选时,国阵成员党妇女组拿着菜篮,在巴杀向妇女们进行拉票,各界人士把如此政治招数名为“菜篮政治”

当时行动党基层党员,各有己见是常事。有者对政敌的“菜篮政治”嗤之以鼻,有者却认为不能等闲视之,尤其是妇女占了超过一半的选民,如何贴近基层民、软化群众对在野党的恐惧感,的确是一项重大考验。
为了突破行动党是华人政党的框框,笔者在2000年举办了开斋节庆典,还邀请了时任伊斯兰党青年团领袖的末沙布,和有“小辣椒”之称的冯宝君(华都牙也国会议员)为嘉宾,尝试以跨种族的软性手法,尝试改变外界行动党的刻板形象。
就在此阶段,冯宝君是第一位在妇女节派发玫瑰花的行动党议员。
笔者灵感一来,与其互相谩骂,以更有效柔性的“玫瑰花政治“抗衡政敌“菜篮政治”,尤其是同时传播社会民主主义下的女权,实际上,能说服”半边天‘,以柔性手腕推广女权的同时,改变了本党一路来给公众的刻板印象。
冯宝君当年能放下律师的专业人士形象走入民间,非常难得。当许多人对如此柔性活动嗤之以鼻的时候,也是深入民心的时候,所谓的民心者得天下也。笔者虽然身为医生,但走入群众听取民意,坐在咖啡店和居民聊天,接收不同路边新闻和分析,给于民间回应是作为政治工作者最大的乐趣。
就如林肯所说的:“几乎所有的人都能承受逆境,但要考验一个人的人格,赋予他一丁点权力。”许多人在成为人民代议士,却忘了初衷,说起话来趾高气扬,嚣张的就连别人的爹妈也谩骂,抱着“歼灭敌人,九族也不放过”的可怕思维,国家民主和前途恐怕跟着黯淡起来了。
我记得20年前,一位政敌公然讥讽我“进错党“,行动党是个即将灭迹的“无前途政党”。但20年后,尤其在上届大选后,我们几乎赢完了所有对方在柔佛的原有席位。
但我认为,不应该自我膨胀、奚落对方,而是紧记本身给对方的教训,避免重复得意忘形的后果,忘了还政于民的那番话,人民致终还是老板。
文章来源:星洲日报‧大柔佛‧小巫又见大巫‧文:巫程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