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新闻

希望的宣言,选民的选项

(董恪宁) 看来,“政权”是他们当下唯一的目标,促成他们同站一排的也正是这个。为此,他们齐心想要联手打倒共同的敌人,重划两岸的政治版图,写下马来西亚历史的新章。

当然,一切言之过早。施政的细节,确实可以容后再谈。可是,盟党之前确有共识?不说别的,选区的部署、过渡的交替、影子的内阁、领导任期的交替;至此之时,我们只看到草本的雏形,还没有读及定本。
内外受敌,到了国、州议会相续解散,届时各党唾涎议席,困蹇随之四起,思之自明,迨无异议。那么,如果四党之间确实平起平坐,不知由谁话事决策:马哈迪、安华还是旺姐?
问到这里,还是老话,暂且搁置,容后发布。当然,诸如这些,仅是攸关领导的得失,吾人大可不理;但是,立法的指引、司法的独立、行政的管理、执法的公正,以后到底有何不同?
我们仿佛忘记,中央的首相署,乃至两岸各州首长之部门结构,恐怕正是晚近沉痾宿疾的关键所在。同一人出任MO1和财政部长,独揽了国库财务的分和配,也是预算一再失衡的肇因。对此,不知希望联盟今后有何打算?
大家所听闻的,目前也只有模糊之说明。此外呢?党内的智囊,精英毕出,踌躇满志,想必胸中已有成竹;希冀他们可以加快速度,写出彼等治国的蓝本和方向,让我们明确地感受希望联盟的希望,不是梦一场。
站在前路茫然的十字路口,细读林宏祥的〈巫统废墟上建构改革精神〉之谏言,必然有所启示:“巫统之外的我们,十分清楚:现在,不能是以后;过去,更不该是未来。”
可惜,希望的同时,读者也感受林宏祥笔下的感伤:“我们会看到,纳吉要铲除的是马哈迪这个人,而不是马哈迪主义。反过来,马哈迪要消灭的是纳吉,同样不是马哈迪主义。”
林宏祥因此主张“希联该做的,不是掩饰马哈迪昔日的过失;公民社会当做的,也不是嘲讽任何欲打击纳吉/巫统政权的力量”。当头棒喝,醍醐灌顶,可是,谁听得明白?
那么,下一个大选,将是最好的时代,或是最坏的时代?百姓想要10公斤600令吉的藜麦,还是10公斤25令吉的白米?种族主义的残渣,宗教极端之余孽,正在联手,伺机而乱。要是他们得逞,大选之后,希望联盟是否行将走到最后一里路?
也许,人民公正党副主席蔡添强之所忧,充分流露了改朝换代之坎坷:“鹬蚌相争,国阵得利,希联甚至可能落得一败涂地!”那么,好不容易成行的两线制或者戛然而止,回到2008年前的原点。
前后经历一甲子的国阵模式,GE14开票之后的政治版图,绝对将是决定国体和国运分水岭的圭臬了。向前走,向后退?时间,万万不在马来西亚这一边,也不在马哈迪医生这一边:希望或会重来,机会只有一次!
原载《光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