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新闻

《郭鹤年自传》的玄机

(杨善勇)  如果想从洋记者Andrew Tanzer编著, 蔡芫翻译的《郭鹤年自传》(香港:商务;2017)探出郭鹤年发跡的蛛丝马跡的读者,想必要彻底的失望了。鉅细靡遗的文字里,攸关郭家经营企业的功夫其实不多。

解决问题的方法,读来犹是神奇;信不信由你,反正,这个时候郭母就会翻开她的经书,要求郭鹤年不假思索地说出一个数字,比如说67,隨著打开页67的经文,然后据此指点:「儿子,別碰它!这个毒药!非常危险!你会血本无归的。」(页305)
但是,如果这个灵光一闪的页数,刚好是一片留白呢?或者郭母手中的佛经之中,没有第67页,不知应该怎么解读,才能成就圆满?可惜,书中到底没有具体的说明。
做生意嘛,说来大不容易:要有机遇之眷顾,也要有贵人的助力。而且,个人的精明、心思的稠密、政策的搀扶,全是关键。当初,参考郭鹤年如何准备投资炼糖厂的那一封申请书,就明白了:郭鹤年用马来亚的英国官员能明白理解的英文重写一遍,信末加插一段,「特別指出糖业的生存发展必须得到政府提供全面的关税保护」(页103)。磨蹭拖沓,最终,1962年,东姑时代的重臣佐哈里批下准字。(页109)
还有什么?书中插页的留影,当是玄机了。早在1970年,郭鹤年已和印尼总统苏哈托面对面来往了。1984年,他在北京和副总理万里会面。1990年蒙总理李鹏、国家主席杨尚昆、最高领导人邓小平接见。
此后,他和中南海的核心,显然都有特殊的通道:国家主席江泽民(2000)、胡锦涛(2005)、习近平(2016),总理朱鎔基(2009)……倒是他在马新两岸走动的照片不多,可见郭家企业的大本营,重心渐渐被转移了。
原载《东方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