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新闻

一带一路的焦虑

(侯显佳) 中国政府于2013年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为当代最为宏大的战略,自此有关「一带一路」的褒贬议论和探討不绝于耳,而近几日来不管是在马来西亚还是西方世界,一带一路又再次成为「大出风头」话题。

先是德国外交部长加布里尔17日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称,中国「一带一路」是要建立不同于西方以自由、民主与人权为基础的体系,欧盟应该发起新倡议,用欧盟的资金,按照欧盟的標准,在东欧、中亚和非洲发展基础设施,以此来与一带一路抗衡。
两天之后又传出,美澳日印四国正在討论建立一个联合基础建设计划,作为「一带一路」倡议的替代方案,不过目前仍处于「初期」阶段。
在马来西亚方面,「一带一路」以及伴隨而来的中资也经常成为朝野政党打口水仗的课题,扮演牵线角色的马华被笑是借推广「一带一路」做生意的政党,相较华商组织肯定「一带一路」的机遇,普通民眾也对这一宏观的倡议能否惠及大马中低下阶层多有疑惑。
围绕在「一带一路」的长期爭议是世界格局主导权再分配的焦虑,特別是长期掌握话语权的西方世界。欧债危机爆发后整个欧洲就陷入萧条,忙著拯救有破產风险的欧猪五国,经济下滑带来的连锁反应是政治动盪,之后的难民危机、恐怖主义都让人感觉欧洲在衰退,儘管软实力和各方水准的优势都尚在,但就像守著许多祖传產业而无所作为的贵族。
非政治主流的特朗普担任美国总统,更是给西方世界当头一棒,他的政策经常推翻西方在国际事务的一贯立场,让向来习惯美国为老大的传统盟友陷入极大不安全感。反观,中国在诸多批评声中继续发展与开放,並在美国转向保守主义之际,提倡全球化,展现的是自信和向上乐观,这让曾经侵略中国的西方非常不习惯,而「一带一路」倡议背后的战略,更是瓜分了很大一块蛋糕,欧美担忧势力遭到削弱,甚至被取代。
欧美的焦虑也在马来西亚发生著,由于地理位置具有优势,加上语言相通,外交立场没有强烈倾向性,马来西亚成为中国推动「一带一路」重要之地,在政府积极响应,华商组织推动,学者们研究探討下,一带一路也成为热潮。然而,虽说马来西亚很多华人,但不代表就会拥抱中国,当中有不少华人对中国人的印象非常糟糕,年轻一代过度受西方价值观中的民主、自由和人权思想影响,导致无法更为客观冷静看待「一带一路」。
在大马眾多批评声中,其中之一是中资借一带一路之势进行投资时,垄断从融资、技术、人员到材料的服务,大马人民分到的並不多,没有中国政府所说的那么「好康头」,並且担忧马来西亚作为一个小国会被吃掉,这反而是中国政府需要作出调整和回应的民间焦虑。
「一带一路」诞生在大国势力洗牌的时代,经歷焦虑是必然的过程,有些担忧是有必要的,而有些则是自寻烦恼。
原载《东方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