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新闻

吉祥的最后一战

(蔡志玲)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大病初癒,对光阴短促的感受越来越深刻

近期不时有人非议林吉祥摊开双臂与宿敌敦马合作,是政治理念大U转,有些忠实粉丝也难以接受。但铁汉林吉祥戎马一生,做了大半辈子的反对党,若说他晚年变节,確实令人想不透。
敦马和吉祥,谁的晚节不保?一个曾在巫统呼风唤雨多年,任相22年的铁腕;一个是从青髮到白髮的反对党,从一无所有到看见大马反对党终于开花,过程中受尽铁腕打压、现实沧桑。
若说谁晚节不保,林吉祥肯定不是那一位,他只是在继续毕生的斗爭,希望有生之年看到马来西亚改朝换代,完成年轻时加入反对党的理想。
休养44天后的林吉祥日前正式復出,已过七十古来稀,还享有万人拥戴,想必掌声带来的內心激动,早已不復当年。早年一起奋战的战友都已相继倒下,只剩下林吉祥强人形象不倒,继续顽强。
林吉祥曾领军檳城丹绒三役,离成功只有几步之遥,却在1995年戏剧性地兵败如山倒,据说这令壮年祥伯失望得流下一滴眼泪。
就算后来林吉祥有幸见证自己的儿子林冠英继承父愿,为行动党攻下檳州,但这份光环已离他远去,他曾经的雄心是一代霸主,而不是当「太上皇」。
经歷大起大落后,林吉祥至今仍显现超人的斗志。他在復出演讲上说得很清楚「如今需认清的政治现实,就是下届大选需改朝换代,就必须获得乡区马来票,此事只有敦马可做到。」
华裔选票已无悬念,大家都知道马来票才是下一届大选的造王者。今时今日的局势,林吉祥不靠向「变节」的敦马,还有谁能相依?
如林吉祥所说,敦马哈迪確实今时不同往日。他已不在其位,也不再独揽大权,甚至与巫统反目成仇。敦马的改变是时势所逼,至于是否从心而发,当了多年宿敌,也许林吉祥比你我更心知肚明。
林吉祥有感自己的时间不多,如果可看见希盟贏得大选,这也许將令他此生无憾。只是这可能是林吉祥人生的最后一个政治愿望,会否如愿,仍要看愿望与现实情况差距多远。
选民觉得今届大选非改朝换代不可吗?现有的反对党联盟值得託付厚望吗?505热潮犹在吗?
扶不起的阿斗与司马昭之心,確实很难选,除非每个人都能跟隨林吉祥的脚步,直接望向目標,暂时不看前因,不问过程,不想后果,最重要是贏了再说。
来届大选若能说服华人不投废票、马来人投反对票,马来西亚独立60年后迎来的政改是春天还是冬天,承吉祥贵言,总得要贏得选举才知分晓。
林吉祥的心情可想而知,任谁都不想当永远的反对党。
原载《东方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