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新闻

林伯的苦心积虑

(吕辉业)人是政治动物,耳闻目睹皆是政治。中华政治史书记载三千年的政治演变,留下的史迹政论洋洋洒洒,引人入胜。中华文化中也有不少人情世故与政治变动的名句熟语和典故。

大马独立一甲子以来,巫统奠立了政治主流趋势,主导了60年的政权,RAHMAN传奇的领袖,哪位不是出自巫统中的主席?想要震撼老树盘根的巫统根本就如天方夜谭。巫统坐大了这一甲子,在国阵阵营里独揽权势,在国阵阵容里的其它政党都须以巫统马首是瞻。
巫统当然是捍卫巫族社群的政党,要登上巫统主席的宝座当然要竖起种族利益的旗杆挥舞,当年马哈迪就以《马来人的困境》大著作扬名立万,他靠激进的种族主义领导了巫统近四分之一世纪,也当了首相22年。有人说他治国手段专横确不为过,他把反对党领袖,华教斗士捉入牢狱,曾是反对党的眼中钉,然而,谁又会料到,这位巫统的前三任主席,竟然会向反对党靠拢,摇身一变成为了反对党阵线的掌舵人。
让马哈迪走出巫统,是他的宿敌林伯吉祥的巧妙布局!林伯也是经验老到的政治人物,深谙兵法,知道以退为进。他确实与老马有着深仇大恨,但却能放下私怨,与老马化干戈为玉帛,把敌意化为拥抱,让曾经在马哈迪麾下当官的马华和民政醋意大发。大唱黑脸,靡靡之音绕国而鸣。
虽说林伯并非身受华文教育的香蕉人,但他却精谙华文文史典故中记载的手段,至少他接纳了马哈迪会让一些华人觉得他是以德报怨,华人社会向来尊崇以德报怨,不耻以怨报德的行径。因此不少国阵的马前卒纷纷向马哈迪扔马后炮时,殊不知这些自告奋勇的前锋队其实是把自己的脸抹黑了,把自己的形象践踏了。总让人觉得老马当权时他们就只懂得奉承,失势时就只懂得猛踩的品种!
林伯能屈能伸懂得以大局为重,能效尤韩信胯下之辱,能效仿勾践卧薪尝胆,因此他把老马将其父子关入牢房的深仇大恨化为乌有,无非是为了实践行动党的理念而砥砺前进,塑造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而迈进。
当然林伯也懂得36计中的借刀杀人,他把老马诱出巫统,自己就扮白脸,报复老马嘛,就有一大群国阵黑脸人代办了,何乐不为呢?更何况老马一踏出巫统,他以往的恶迹,就由国阵不打自招地揭露出来,让选民毫无悬念地看出当年批评执政者的腐败,并非当年的林伯加油加酱的诬赖,而是一群为虎作伥的政治爪牙曾经死命地掩护主子的恶行劣迹。
建国至今,巫统在选举中可说无锐不摧的一面盾牌,而老马统帅了巫统22年,也是一把锐不可当的利茅。能把老马诱出巫统阵外,再让他使出一招“回马枪”刺向这面盾牌,林伯成功地导演了中华典故中那一幕:“以子之茅,攻子之盾”,对行动党又有何损失呢?还让选民们欣赏了成语中“自相矛盾”的真谛活生生地在眼前呈献,乃一绝也!
老马筹组“土团”新党,意指分散巫统膨胀的势力,虽说“土团”与巫统的性质一般,都以巫裔族群利益为政治筹码,然而,在希联中的竞选议席分配中,土团仅获得竞选52个席位,不像巫统获得竞选105个席位。老马在巫统时所发出的“哇哇声2020”已经声嘶力歇胎死腹中,如今政府提倡的是“转型50”,或许会演变成另一种转型:把以种族为政治主流的趋势,转型成不再是以族群为主体的政治格局!
政治总是一套自以为是的演出,大家都以本身的想法作为出发点,林伯这一套未必能让大家都认同,但,毕竟是绝妙的一套,连消带打,以退为进,手段环环相扣,层出不穷。虽然笔者不能苟同,但毕竟比那些无端端赖人的“无赖”好多了!因为这些失败者总是看不见自己的盲点,总会把自己的失败都归咎在选民的身上,你说不是吗?
原载《中国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