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新闻

时光已不待.斯人渐凋零

12月13日,星期三,写了一篇文章〈海峡两岸〉传去星洲日报言路版。文章开头引用余光中的《乡愁》,想用这首诗反映海峡两岸当时已经分治22年的事实,那些跟随蒋介石退守台湾的百万老兵,对中国大陆那头的故乡和亲人的日夜思念和等待;不过这是没有尽头的等待,从青涩少年等到垂暮老人!

12月14日中午,友人传来诗人余光中的死讯;虽说巧合,但更多的是当年叱咤风云的文坛巨擘,已经逐渐凋零,在验证着“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诗人的离去,心中有不舍;斯人已逝丶潇湘无声!这位60年来,始终陪伴着不同年龄层的读者;他的《乡愁》丶《乡愁四韵》丶《秋之颂》丶《听听那冷雨》以及一些诗选,在没有手机和互联网的年代,是很多人的精神粮食;是书架上的要角!
12月17日,台北又传来一则不好的消息;陈文茜在微博上说:“李敖生命在倒数!”这位82岁,罹癌病重的台湾文坛才子,随时都会倒下。
他传奇一生,狂傲不羁,曾经丰富了台湾文坛丶讲坛丶政坛与电视政论节目,那些年,他让台湾的文学天空显得更精彩热闹;当他离去的一天,将会是一颗巨星陨落;因为他不是稍纵即逝的流星!
1970年代,李敖曾经因政治问题,吃了5年8个月的牢饭。80年代,我读大学时期;当时他的着作近百本,但绝大部份是禁书。他曾经多次在演讲中说:“当年我的书是没有封面的,封面全是裸女照片;李敖的书?在正统书店是买不到的,多数摆放在流动书摊,夹杂在黄色书刊中出售。结果我的读者,大部份是色情小说与黄色书刊的爱好者,最後因为色情封面而买错了书,将就将就的成了我的读者!”当年的我,是不是也因为买黄色书刊而无意间买到李敖的书?我还真的忘了!
李敖有一句话影响我很深,他说:“要做很深的大学问不容易,但要弄些小学问唬唬人却不难。”只要各背诵唐诗丶宋词数百首;读一些历史,记一些文臣武将丶名人典故,就可以了。
我信以为真,本科念企业管理,却也因此养成了阅读经史诗词的兴趣,时日久了,也练就了半通古今中外天下事的本事。在大多数人不读书的今天,我反成了博古通今,写文章也能旁微博引的写稿人了。如果他先我而走,我必当一盏浓酒遥祭天际,为他送别。
大学时期,课外读物不少;因为政治立场的关系,那时鲁迅丶老舍丶茅盾等人的作品,在台湾好像是禁书。“五四新文化运动”一批作家的作品,在台湾也鲜见!所以我的大学同学对五四作家陌生,除了徐志摩的《再别康桥》等诗作。
张爱玲丶郑愁予丶余光中丶白先勇丶颜元叔丶席慕容等人,也就因此溜进了我大学正课的闲暇时间里,也因为他们,让我和同学们有了共通的文学语言。如今这些文人,有者已作古,有者正逐渐走向凋零!慷慨一句,曾经冠盖满京华,而今斯人独憔悴!而我也近耳顺之年,人生如梦,匆匆赶场哪!
可能是我个人的阅读习惯;分深耕和浅读,深耕是逐字推敲丶牢记於心,无论是新古诗词都一样;浅读,则是翻一翻罢了。
所以,凡我用心阅读的文章,内容数十年不忘,用到时,得以信手拈来,写文章引经据典,成了兴趣!这也是常言道:“读书求甚解!”比方说郑愁予1954年的诗作:《错误》,已经烙印在脑海里,就如曹操《短歌行》丶李白《将进酒》丶李清照《武陵春》,徐志摩《再别康桥》等千百首诗词,虽然不一定记忆完整,但大致内容已经挥之不去,至到我的凋零之日!
《错误》.郑愁予
我打江南走过
那等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般的开落
东风不来,三月的柳絮不飞
你底心如小小的寂寞的城
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
跫音不响,三月的春帷不揭
你底心是小小的窗扉紧掩
我达达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
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多麽美的一首诗!一首描写战争岁月,妇人等待归人的心境和情怀,多麽凄美婉约!盼来的达达马蹄,却是过客,不是我的归人!这正是一首与余光中《乡愁》相互呼应的诗。
你我之间,谁是归人?其实都是世间过客!
随着年华老去,时光已不待,凋零之前,是否应当留下一抹云彩?还是只挥一挥衣袖,悄悄的来去?
文章来源:星洲日报/管理与人生‧作者:陈芳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