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新闻

槟城水灾“最红”

(罗汉洲)槟城好像流年不利,天灾(人祸?)连连,继上个月的丹绒武雅山边建筑工地土崩之后,附近一排豪宅前于本月初又发生道路崩堤,据称都与雨水有关。

讵料,日前一场超过15小时豪雨才是槟城真正的噩梦,槟城遭遇到空前大水灾。
水灾发生后,首长林冠英急忙向副首相阿末扎希求援,后者马上出动军人到槟城救灾。
在这起一求一救行动中,林冠英给人的印象就是:我的面子不重要,重要的是槟州人民的安全;我是否会给槟州人民认为没有处理危机能力也不重要,重要的仍是槟州人民的安全。
中央政府投入人力物力救灾,给人的印象则是:我不计较被你们一连2次抛弃,我愿救助你们。
双方都表现了泱泱大度,都在表示政权无所谓,人民最重要,双方的做法都能讨人好感,相信都获得槟州人民加分,但最终人民会选择谁,谁会在下届大选赢得槟州政权,须拭目以待,相信槟州人民会从多方面作思考,从长远来思考才作选择,一场水灾起不了决定性的作用
朝野放下歧见齐救灾
如此一场空前大水灾,朝野都放下歧见,连外州的志工都赶往槟城救灾,在人人忙着救灾的时候,行动党的郑雨周却用绝食来抗议州政府不听他的“良言”,执意批准山坡建筑工程,不注重环保,破坏自然生态,终于造成今日的灾害。
环保确实重要,即连2000多年前的孟子也知道“斧斤以时入山林,材木不可胜用”,今人岂有不知的道理?所以发展不能过分破坏自然生态,这是人人都会讲的话,但过分与不过分怎样拿捏,哪可就有很大的争论空间,掌权者又有双重标准,槟城的山坡建筑工程、填海这些发展有无过分破坏自然生态,言人人殊,槟州政府确应公允地作一番检讨。
惟在另一方面,槟州这场水灾确实是豪雨造成,就算设有平日视为良好的排水系统,仍逃不过这场水灾浩劫,天然资源及环境部长旺朱乃迪说,这样的超大暴雨降到任何城市都会发生水灾。
因此,郑雨周的环保至上观念可能正确,但他表现的时机与手法却是错误的,在这危急时刻,他应该有如中央政府与槟州政府般共赴时艰,但他却趁机刻意凸显他的“远见”,难道他不知道什么叫做当务之急么?
而且,环保工作做得再好也不可能免除天然灾害,许多国家的环保工作做得比我们好,但仍不免有旱灾和突发性水灾,世上又有哪个国家没有天灾的?所以环保固然重要,然而也不宜把一切天灾都归咎没做好环保工作,郑雨周能保证,倘若槟州政府一早就接纳他的环保意见就不会有这场水灾吗?
我国年年都会发生水灾,但却以这次的槟城水灾“最红”,也真正出现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效应,全国各地都见某政党党员走遍大街小巷和巴杀劝捐救助槟州灾民,民众也极踊跃捐款,这现象也自然引起一些窃窃私语:这些义款会全数用到灾民身上吗?
因此,希望有关政党有“以昭大信”的行动。
原载《南洋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