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新闻

办独中是“吃力不讨好”的工作吗?

(张三成)月前,北马某独中的董事长在该校联欢宴会上大吐苦水,感叹诉苦说,办独中是“吃力不讨好”的工作。他恳请热爱民族教育的各华团、神庙、教会组织及商翁贤达们都加入成该校赞助人。他也请求经济许可之下,原有赞助人自动自发提高年捐,以增加学校的常年收入,可更有效解决该校常年面对入不敷出的开支问题。

在公开的场合,这位董事长用心良苦,苦口婆心,请求华社各阶层人士多多赞助该校常年开支不敷所面对的困境。我能理解钱不够用的烦恼,乃是人之常情,无可厚非。也促请大家鼎力支持,解囊相助,响应董事长的号召,义不容辞。行善积德乃是华人之美德,助人为快乐之本,积善之家,天报以福。
可是,我们这位独中董事长却说,“办独中是吃力不讨好的工作。”向华社诉苦,说丧气话,颇有不悦,却带有埋怨之气头。他以“吃力不讨好”作为理由,令人无法认同,把美事变成怨气,心有不甘,有误导性,会引起负面效果,很不洽当,有商榷之必要。
“吃力不讨好”在《成语辞典》中解释为“费了很大的力气,得不到赞扬。”
做一切有意义的工作,都是一种荣誉,是我们华人应有的美德。特别是维护华文教育,捍卫民族文化上,是最为殷切而又光荣的伟大精神表现。我们为独中办学,奉献力量和金钱,是体现我们爱护民族文化教育。春风化雨,培才育德,是华文教育本质和理想。我们希望我们的子孙后代,要缅怀祖德,慎终追远,做个有根又有尊严的炎黄子孙。我们不愿成为无根,如浮萍的民族。所以,我们把子女送进独中受华文教育,接受中华文化固有的精神美德熏陶,懂得礼义廉耻、忠孝仁爱的做人之道,受全世界的人所尊敬。
因为我们肩负着民族大义而办独中,不是为了赚钱,当官发财而让子女就读独中。故此,人人都应该自动自发、心甘情愿,付出心力去完成我们做人的使命。
我们为独中做出奉献,是每一位独中董事会成员应尽的义务和应有的责任,大家尽心尽力,完成华社所委托的任务,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的美德,没有所谓的“吃力不讨好”的丧气诉求。
“服务独中不为名利,维护华教民族情”。我们只有付出,没有什么回报和赞扬之期望。佛家有言:“施恩莫望报,望报莫施恩”。是做人应有的气度和修为,是君子之所为。
中国驻大马大使黄惠康在公开的场合赞扬华文教育是大马人民值得自豪的成果,更是大马教育体系重要一环。他所指的华文教育当然是包括“华文独中”。他感到很欣慰,也很佩服。
请问,这是不是赞扬我们办华文教育的各校董事和华社热心华文教育的各界人士?
“华教导师”沈慕羽前辈在1975出版的“霹雳州华文独中复兴史”特刊序言中写道:“霹雳州独中复兴运动,自1973年发韧以来,已经有3年的历史了。这三年来,奄奄一息的独中,从绝望中复苏,生存的意志,一天比一天坚强,生命的力量,旺盛而充沛。”
这不能不归功于胡万铎、沈亭、陈盂利诸公的领导有方,还有许多热爱华教的专业人士、校友、董事的竭力支持,和力量最庞大,从四面八方的各阶层人士的共鸣。难道说,他不是赞扬独中董事们的“丰功伟绩”,促使当年独中从奄奄一息复苏,重生兴旺过来的铁证吗?
如果说“办独中是吃力不讨好”的工作,那么,大家都会避而远之,不谈什么维护华教,发展中华文化,“吃力不讨好”的工作,只赔无赚的怎么还有那么多的“傻瓜笨蛋”,偏偏要创办“华文独立中学”?自寻烦恼,做“吃力不讨好”的工作?
上周,董总致函纳吉首相,要求在雪州加影申办一所全新的独中。他们还特别强调,这是一所纯粹的华文独中,不是改制的国民型华中。因为雪隆区的独中已经爆满,许多家长要送孩子到独中就读都不得其门而入,殷切需要增办一所独中以满足家长的要求。
同样的情况,在北海也急需要一所独中以收容有志接受华文教育的学生就读。所以,现在北海华社工商企业界、建筑发展商和热心华文教育的贤达们,也在酝酿着要在北海筹办一所“华文独中”。他们私下商讨有关如何克服重重困难,才能获得批准办学准证,可以进行筹措兴办“北海华文独立中学”之心愿和宏观。
请问,这些人明知是“吃力不讨好”的工作,还有人愿意“自讨苦吃”。要筹办一所独中,需要至少3千万至5千万的资金,难道他们真的都是“笨蛋傻瓜”吗?吃饱没事做,自讨没趣、自食苦果?
不,他们是“义字当头,当仁不让”,民族伟大的事业,需要有宏观正义之人,才能达成所愿,实现理想。
原载《光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