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新闻

给政府诊所的一点建议

(蔡志联)不得不说,大马的政府诊所医疗系统是很好的利民措施,是少数可以和国外相比,国人足以自傲的民生福利。从新生儿疫苗接种,孕妇產前门诊到大小病痛,从內科到牙科,遍及大城市小乡村。因为它的普遍性,必须性和廉价,已经成为普罗大眾除了衣食住行外,不可分隔的一部份。

可是,行之有年后,上级者似乎並没有考虑到政府基层诊所的重要,造成政策偏差,对医务人员的养成重量不重质,驻诊医师都不需经过严格筛选,很多是刚结束实习生涯的新晋医生。
当然,不能否认很多政府诊所的医生都是行医经验丰富,医术精湛;可是还是有一大部份的医生,都只是医界的菜鸟。甚至听闻过,有位医生每每开个药都要询问旁边老护士,「通常別的医生都怎样用药?」,然后照本宣科!我常常在打开政府诊所医师开立的药单一看时,只能摇头一笑,有时却觉得触目惊心,竟然都犯了一些很低级的错误。
实习制度不足
例如,有些药如高血压短效用药「Nifedipine」,已经因为各种因素被淘汰很多年了,至少不会被当成前线用药,却偶而能见到出现在药单里。糖尿病用药「Glibeclamide」也因容易造成长效的低血糖副作用,以及有证据证明可能会增加心血管疾病的机率,而被大医院放弃使用;却因为成本低廉,降血糖效果显著,而每每会开立给糖尿病人。
特定的高血压药其实可以给糖尿病患预防蛋白尿而阻止肾病变以及减少心臟病中风的机会,可是却被忽略了。甚至有些长期糖尿病患都没有进行尿检或眼科检查。
很多长期不控制的高血糖高血压,其实一定要转诊到大医院,可是还是每次复诊时只是把用药重抄一遍,甚至有时候会漏抄……
我並不是尝试挖苦什么,只是觉得医学的博大精深,是没可能单单用两年不重视教学的实习制度可以概括的。举个例子,胰岛素的使用,如果我当初不是有幸跟隨过糖尿病专科医师两年,都可能会犯上很多使用上的错误。又怎么能要求一个刚实习完毕的医科菜鸟,在没有上级医师的领导下,大剌剌地在政府诊所,面对形形色色的糖尿病患开立胰岛素?
其实,现在很多国家都发现实习制度的不足;医界新人只能走马看花的对各科的诊断和治疗有些初步的瞭解。所以开始设立新的制度来补充不足之处。例如让他们有几个月的时间待在內科或妇科,可以真正以一个正式住院医师的身份去处理各种病况,这跟实习时所见所做的是完全不同的。只有如此,才能直正培养出合格的前线人员,才不会出现用药不当,甚至因无知和疏忽而草菅人命!
原载《东方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