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新闻

学生沿街为校募款,你怎么看?

日前,某电台与听众探讨“学生沿街为校募款,你怎么看?”的议题。看到这题目,我联想到的是国民型中学或华文独立中学。

听众发表意见过程中,有些家长不赞成孩子沿街为校筹款,认为孩子的责任是专心读书,筹款是教育者及董事部的任务。
我心想,教育者包括教师吗?教师的职责是教育学生,怎么反而是到校外为校筹款?
我是中华国民型中学的毕业生,记得已故校长刘德坚当年为让学生拥有舒适的讲座会场地,而筹设视听室。
刘校长那时在周会上说,每个学生乐捐20令吉就好,其余的让校长和董家协及校友成员负责。当时,我觉得乐捐20令吉也是应该的,毕竟我们也享用到这设施。
今时今日,我为这间视听室感到骄傲,里头有8台冷气机、3台投影机及理想的音响设备,许多讲师皆对这间视听室赞不绝口;这一切,是刘校长的努力及付出所得。
所以多年来,母校办大大小小活动,我都尽量出席,当年母校一年只收我39令吉60仙的学费,却用所有资源栽培了邱武才,今天我之所以事业有成,也是学校的功劳。
所以,未来我孩子若在国民型中学或独中求学,我可以接受孩子沿街为校筹款,因为过程中可让孩子学习如何与人沟通,同时在为学校尽棉力之余,也能明白办教育并不简单。
一些人不停批判政府无能,或批评政治人物没专注教育发展,其实,我常与教育者接触,了解现阶段的教育状况,资金不足的确让教育无法发挥得淋漓尽致。
不过,我也看到许多教育工作者运用其他方法来教育孩子,例如沿街筹款也是一种教育体现。
当然,到校外筹款的前提是要有老师或家长带领下进行,毕竟校方也不愿预见任何意外发生。
母校于下个月(9月30日)将再次举办嘉年华义卖会,我是这次活动总协调,务必尽力完成活动推手的使命。
杨来福校长告诉我,这次办活动,除了筹款,也让师生在活动中产生浓厚的情意结及归属感,这让我回想起刘德坚校长的一句话,即要把学校当成第二个家。
既然是第二个家,那么在看到学校屋顶残旧、课室椅子破损,怎可不与学校共度患难,为这个带给我们许多深刻回忆的“家”努力呢?
文章来源:星洲日报.大北马.青年武才.文:邱武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