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新闻

容忍精神应在学府滋长

家长与教师因处罚学生而衍生的问题并闹上法庭的事件,又一次在华校敲响警钟,让家长和师长调整过激的思维和举动,否则一位女家长两年前因掌掴一位教师而被法庭判犯坐牢6个月和罚款2000令吉的案件,就失去了“警惕”的意义!

回顾这宗案件,教师体罚(拧打)一位学习能力不好的9岁学童,学童母亲过后到校掌掴该位教师。
在这个事件上,两方都有错。不要以为教师体罚学生是理所当然,学生也有自尊,一位优秀教师就要在这方面拿捏得当,要考虑多方面,不要随便伤害到幼童的心灵。
有关家长则明显理亏,她到校掌掴教师,严重伤害全体教师的行为,儿子被罚产生心中的忿怒,应冷静思考前因后果,采取适当管道,解决问题,不是以鲁莽、冲动的方法处理。
这是家长该知道的事:保护自己,也要保护他人。
笔者想起约30年前,次子因“头发太长没剪”而遭学校的纪律主任处罚,把一头美发剪到不伦不类。
妻子担心自尊心强的儿子会自暴自弃,岂料儿子表示要更加努力读书,考得成绩给对方看。
笔者当时是某所华小副校长,但是我没去学校理论,只摇个电话给儿子学校的校长表达不满,校方隔天便派人向我道歉。
笔者没对儿子说出这些经过,事情也静悄悄告一段落。
儿子升上中五时,成绩优越,更自创歌曲参加学校教师节的表演,还获得最佳呈现奖,而这首歌后来改编成中文,参加全国教师节歌曲比赛并荣获亚军。
儿子隔年进入工艺大学修读化学系兼师范课程。他约10年后回到曾受纪律教师无意伤害的母校执教。
我不提,没有人知道被教师无理处罚,背后隐藏的斗志。
文章来源:星洲日报‧大柔佛‧柔佛透视‧文:多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