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新闻

君主制是国家基础

( Tunku Abidin Muhriz  )文章的標题─君主製是国家基础,让我想起森州王室神安池旧王宫,这座王宫之所以著名,因其结构完全没有一根铁钉。物理学家告诉我们,没有铁钉,建筑物会倒塌。但王宫的结构没用钉子,而是以栓紧合的方式建构起来,就如统治者和人民不可分割的关係。

过去,王权的统治,其言行决定,影响著人民的生活。但是,宣称这种统治是一种绝对主义的本质,往往是夸大的,其也不是像一些懒惰思考人所標籤的,如中世纪欧洲的「封建」制度。
臣民的社会契约
古代的马来王朝也有如现代宪法下的国家机制。如登嘉楼发现的十四世纪的石碑里、马来传说里Demar Lebar Daun和Sang Sapurba的王族与子民的协议,都展示了古代的社会契约,统治者与被统治者之间的协议,完全没有种族的考量,更成了马六甲王朝的良好施政基础。
马六甲王朝之所以可从自由贸易中发展及繁荣,因为它的法律保护了个人的財產权和交易自由,而在森美兰,马来社会政治制度来源于习俗里的类似联邦制和权力分立等概念。
当然,今天的王权统治已非过去般,政府的权力来自宪法,这个政治制度是几百年前发展出来的,並且继承自英国殖民者。因此,君主制是否还是国家的基石?
首先,从歷史上而言。统治者的主权,几个世纪以来一直没有中断过(最古老的可追溯到1136年的吉打王朝),间中虽有一些衝击,如马来亚盟邦(Malayan Union)的出现(基于马来统治者是在威逼下签署该条约,其合法性备受爭议)。因此,儘管上层建筑可能会发生变化和演化,但基础仍然存在。
第二,是通过联邦和州宪法,赋于国家元首、统治者理事会和各州统治者的权力。儘管在某些方面,如在委任州务大臣或宣佈紧急状况权力上,法律学者可能会有不同的看法,但所有马来西亚人都应该了解这些法律及权力。
提高组织知名度
第三,通过传统上由王室成员出任的公职。这些包括大学的名誉校长、武装部队的军衔(通常为名誉军衔),以及各领域慈善机构和组织的名誉赞助人:这些领域包括从医疗服务到医学研究,从消除贫困到救灾,从学术到文化界,或志愿团体到运动领域(特別是马术,足球,高尔夫和壁球)。在许多情况下,王族成员对这些领域的参与度及经验,將可提高这些组织的知名度及可见度。
第四,是通过国际上的例子显示,议会民主和君主立宪制度的结合是成功的典型方案,与其他政治制度相比,其提供了更大的自由,繁荣和稳定。特別是世界近200个国家中,只有44个拥有君主的国家,但却在2016年《经济学人》的民主指数排名前十的国家中,就占了6个;而2016年贪污指数中,前12个最廉洁的国家中,则占了8个;而2017年经济自由指数中,排名前20位的经济自由国家中,有9个是君主立宪制国家。从非洲的马格里布地区到中东,君主制在国家和平发展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反之共和体制的国度,却面对震盪。
令人敬畏的力量
今天在马来西亚,我们看到许多团体恳求或呼吁统治者插手国家的部份运作,因为他们觉得没有其他机构有能力和独立的这样做。对那些歪曲和削弱宪法的人,特別是几十年来通过修正法令让权力集中,以巩固自己权力的政治阶层,这是一个极严重的控诉。如果马来西亚想加入这些顶尖国家的行列,政治家最需要遵守宪法和民主精神,当然民眾也需要了解宪法及民主的重要。
事实上,在1959年的国会首次会议上,第一任国家元首端姑阿都拉曼就声明:宪法是属于所有人的。我有信心,如果所有马来西亚人都明白这一点,那么君主立宪制將是一股令人敬畏的力量。
原载《东方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