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新闻

婚姻法修正案成大选牺牲品?

(萧德驤) 政府撤回《2016年法律改革(结婚与离婚)修正案》,並刪除法案中备受瞩目的第88A条文,引起国会哗然。根据早前提呈的法案,第88A条文规定:必须在民事婚姻中的「父母」双方同意,才能將未成年孩子改信伊斯兰教。

上述条文自法案去年提呈一读后,一度被视为可解决多年以来,为改信宗教的离婚夫妻爭夺孩子扶养权一案,提供出路。然而,如今政府临时抽出这项关键性条文,无疑使过去以来爭取修改婚姻法的努力付之东流。
掌管国会事务的首相署部长阿莎丽娜在事后发文告,指此举为了使法案符合宪法,並希望各造不要「政治化」这项课题。
部长言论无疑是令人失笑且无言的,因为立法过程本身,本来就是政治的一环。有一句话说「政治是管眾人之事」,法案一旦成为法令,全马人民都受其所限,因此「別將婚姻法修正案政治化」,又是从何说起呢?
內阁早在2009年4月就同意,禁止单一父母为不足龄孩子改教,然而这决策只停留在內阁议决,直到去年列入婚姻法条正案,才使议决踏出正式一步。
然而,法案提呈后即受到国內伊斯兰团体及政党的抨击,其中有者直言法案条文不尊重穆斯林信仰,有者则將上昇至「破坏伊斯兰」的层面,更有甚者直言此举违反宪法。
婚姻修正案88A条文是因「印裔妇女蒂巴爭子案」的法庭標誌性裁决而擬定,尽管拖延日久,但法案去年提呈纳入关键性条文,不可忽视政府有意改善法律的诚意。
然而,过去两天的突然生变令人措手不及,但如从第14届大选日渐逼近的时间点看,合理的揣测当是在马来基本盘动摇之际,执政党不愿在上述课题下,遭对手从宗教角度进行攻击,进一步影响支持率。
若此说法成立,那么法案的修正与制定,换言之也是一项政治操作,反映出政府的法案大多都有政治议程,缺乏改革勇气,並甚至可以为了政治利益,牺牲掉人民长期以来的昐望及努力。
从另一个方面看,88A条文被抽掉,是否获得国阵成员党的同意,也值得关注。马华、民政及国大党长期以来爭取立法禁止父母单方面为孩子改教,如今关键条文被抽出刪除,三党是否获得知会?如事先获得知会,三党如何向支持者交代?而如果未曾获得知会,三党如今在国阵的地位又到了如何的窘境?
笔者过去曾认为,以种族导向经营政治,国家注定失败;同样的,以宗教来经营政治,国家最终也会无以为继。婚姻法修正案宏观来看,可以上升至大马究竟是否是世俗国的爭议,由此使国家继续纠缠在种族宗教课题的轮回中再次沉沦。
改革需要政治勇气,大马沉沦在宗教与种族政治氛围已太久,是时候寻找出口。期待朝野关心为子女改教课题的国会议员,放下歧见团结一致,力求重新在法案中列入关键条文,以维护婚姻中父母双方的权益。
原载《东方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