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新闻

新村每人分得5碗面?

设想华人新村人口2百万,两年以来至今的拨款,人均所得,不过区区20-30 令吉之间。比率之微,比重之薄,一目了然,迨无异议。一碗面,如果卖价4令吉,意思是说,全年365天每人仅仅分得5(小)碗,食之不饱,弃之可惜。

政局诡谲,瞬间万变,加上国家宪法所限,大选将到,一时之间,大小各党的高层和基层都开始(被)忙坏了,纷纷赶紧报告各自的成绩表,试图佐证这些日子,其实“我有做事”。
首相署部长魏家祥,身兼马华署理总会长,自然也不例外,顺势高调公告天下:2017年上半年,首相署批下573项工程提升新村之基设,前后总计耗资逾4000万令吉。
2016年,则累积发给6000万令吉,着手处理分布国内各州总计逾500项的工程。这么一来,魏家祥说:“全国华人新村的基本设施建设,几乎都已经全数翻新或提升。”
除此之外,2016年另外发出880万令吉维修新村里的1020间房子,本年首6个月则以784万8000令吉,整修844间的房屋。当中,99间位在森州,用了91万4400令吉。洋洋洒洒,一言以蔽之,皆不吝溢美之词也。
但是,那是什么概念?平均地说,2016年每项工程,价值12万;2017年呢,则是每项7万。据此数额推想,可知项目的规模,不过如此。房事之维修亦然,2016年至2017年,每间所费,大约8、9万左右。
是可喜是可贺,对照南中国海两岸今日一日千里之物价,读者自可理解行情。眼下网络的小道消息风传,一部iPhone 8可能售价4700令吉起跳。那么,一条小路,一道沟渠,一个公园,最终开出的造价需要多少?
仅此轻轻一问,我们当然明白,均分452个新村的那一点点钱,时至今日,其实作用不大。说是提升、翻新、维修,细思之下,恐怕皆不尽然,纯属缝缝补补,意思意思而已。
设想华人新村人口2百万,两年以来至今的拨款,人均所得,不过区区20-30 令吉之间。比率之微,比重之薄,一目了然,迨无异议。一碗面,如果卖价4令吉,意思是说,全年365天每人仅仅分得5(小)碗,食之不饱,弃之可惜。
说是可惜,既不当家,也不当权,这间7/11的政治连锁店,还能怎样?财政的预算,轮不到他;拨款的分配,也由不得马华。《维基解密》揭露,早在2006年翁诗杰已向美国大使馆招供:以前分得剩菜,如今只有麵包屑了。
时光荏苒,距离翁总此言,倏忽11年。此时此刻,汇率不举,股市低迷,经济满目疮痍,沉痾宿疾,变本加厉。偏偏国家稽查的报告,还是一如既往。新村所得的那一点点,恐怕大还不如罅漏造成的流失
举例言之,遵奉乡村及区域发展部的永续乡区发展计划(Desa Lestari)之名,推介的84项合作社计划,共有19项或搁置一旁,或失败以终,损失总额高达532万令吉。
名目各异,蹊跷如一:121万令吉饲养牛羊,稽查发现棚里空空如也。废矿湖试图养殖河鱼,疏于打理,逾八万条鱼不翼而飞。想养肉鸡,过程则有付款不当的疏失。读到这里,不知魏家祥心中有何难言的感想?
怎么说,新村的历史,还先于马来(西)亚之独立。可是,接近70年的光景,也许攸关政权的结构,也许出自政策的错诊,一切仍在兜兜转转。磨蹭拖沓,纵然大选过了,一匹布长魑魅魍魉的咄咄怪闻,明年恐怕仍是如此这般。
原载《光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