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新闻

又多一个特別族群?

(谢诗坚) 首相纳吉于7月18日在吉隆坡出席印裔穆斯林开斋节晚宴时,接纳主办当局印裔穆斯林联合会(Permin)主席达祖丁的建议,同意將印裔穆斯林列入土著,或通过行政手段或在宪报公佈,以满足该社群一向来所爭取的。

当晚的盛会约有两万人参加,而纳吉为回报「印裔穆斯林」在2013年大选对国阵的支持,乃作出欢迎的举动。也因为印裔选民的支持,一改在2008年的「反国阵」情绪,即使2013年面对华人政治海啸的衝击,国阵仍保住中央政权。因此国阵重视这一群体的作用是不言而喻的。
为什么印裔穆斯林的「身份和地位」会有所调整?这得从印度人早期来马的歷史说起。
印度从1757年起逐渐沦为英国殖民地,因此当1786年英人佔有檳榔屿后,开埠人莱特除了向中国招来华人移民外,也向印度招收劳工。在1794年莱特的报告中,华人已有3000人左右,工匠成为抢手货;而印度人以劳工为多,有1500至2000人,他们之中有的是从囚犯中挑出来的。
由此可见,最早的时候,不但南来的华工被卖猪仔来到檳城谋生,而后发现了锡矿,已落户檳城的华裔乃號召乡民组成华工到马来亚「淘金」。印度人因为有不少人来了之后又回国,更有一批年轻人受日本军国主义的影响(日军在1942-1945佔领马来亚等地),回到印度与英军作战,以爭取独立。直到1945年日军投降,及1947年印度朝向独立后,才又出现印度人潮涌进马来亚。例如在1830年,檳城已有华人8600名;而印度人有8800人,但在1833年时,印度人跌剩1000名。
在1874年,英国通过邦咯条约把政治权力伸入马来半岛后,它需要更多的移民。从开採锡矿到种植橡胶;从造屋到从事贸易,在在都需要无数的工人。于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1914-1918),人口不断膨胀,马来亚(包括新加坡)已有马来人口140万左右(占57%);华人有70万(占29%)及印度人有24万(占10%)。
战后的1946年,英国决意推出马来亚合邦(Malayan Union)宪制。內中没有言明马来人的特別地位及各州苏丹的宗教等地位。在拿督翁领导下,马来群眾大举反对,英国乃改弦易辙,与拿督翁成立的巫统合作,另立新的协定。
改变身份地位
1947年,英国与巫统完成谈判,推出《马来亚联合邦协定》草案。草案公佈后,引发严重后果:新加坡被切割出去;马新人民的大罢市(1947年),但没有改变英国的態度;马共在1948年6月被宣佈为非法组织,转入地下斗爭;50万华人被驱赶入新村,以「切断」对马共的援助。
在这份「协定书」中(1948年2月1日生效,马来亚朝向自治迈进),有一个条文是非常重要的,不但改变了国格(伊斯兰为国教),也让人民的身份和地位隨宗教信仰而调整。
其中一条是给「马来人」下定义:一为信奉伊斯兰;二为操马来语及三是生活中保留马来传统习俗。此外,也有一条文给予马来人拥有特別的地位。意思是,马来人的经济条件较弱,生活也贫困,因此有必要给予援助和扶助。
既然身为马来人是有「特別地位」的,也引发马来人把整个族群都「马来化」起来。其中最重要的是穆斯林身份。
我在1999年大选后访问中选伊党国会议员的沙儂阿末(著名作家),请教他马来人什么时候开始一生下来就是穆斯林?是不是过去就有?因为最多穆斯林的国家如印尼和巴基斯坦都没这样的规定。
他说,其也答不上来,可能是从1948年《马来亚联合邦协定》生效后就开始。因为把自己定位为马来人,就拥有特別的地位,例如受教育机会、奖学金的提供、保送海外、购买屋子优惠及从事商业申请执照等。既然有这么多的「优惠」,马来人都成为穆斯林也是很自然的事。
1963年,马来亚扩大成马来西亚,引进沙巴、砂拉越及新加坡。当1965年新加坡脱离马来西亚独立后,国家政策又有调整;尤其是1969年大选后爆发「513」事件,顷刻之间改变了政治格局
1970年,第二任首相敦拉萨提出新经济政策,以「消除贫穷,重组社会」为主旨,在各领域推出改善马来人的政策。后来有鉴于东马(沙巴和砂拉越)的不少土著皆非穆斯林,不能列入「马来人的定义」中,就在行政上宣佈,除了马来人及非马来人外,也分有土著和非土著。很明显的,只要是东马的土生土长的原住民就是土著,但没有把东马的华人包括进去。
新经济政策在过去所订下的30%股权也给许多企业带来不便,不过近些年开放予外资后,才免除此规定。这项优惠自然也没有包括印裔穆斯林在內。
为国阵带来压力
在2007年,印裔社会吹起的「兴权会」,表明上向英国提出诉状,指责英国剥削印度人权益,害他们「一贫如洗」,因而要求赔偿每个印度人约200万元。这当然不得要领,但反过来却给国阵带来压力,在2008年的大选,超过70%的印裔选民倒向反对党,才出现了「政治海啸」。
虽然经过2013年大选后,印人的情绪已下降,也表现对政府的支持,纳吉的回报也就理所当然。但是问题的癥结在宪法能这样改吗?使用行政手段行得通吗?
根据一份学术报告,国內印度人有200万,只有6.7%是穆斯林,即有13余万人;天主教占8.4%,有16万8000名;锡克教占3.10%,有6万2000人;佛教有0.5%,占1万人;印度教有81.2%,有162万人。
若是这个群组的数目是可被接受的话,应该关照的可能是160万名的印度教徒。如果只將13万名的印裔穆斯林列为土著,那么其他非穆斯林的印度人又怎么办?因此这建议可能未收全面的效果前,已引起爭议。为此首相必须详加研究其可行性及利弊。
原载《东方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