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新闻

如何合作愉快?

 

(张以勒) 希盟领导层的名单,为何只有1个国会议席的土团党,却佔据掌握实权的主席职位?而且,领导层名单共12人,其中9人为马来人,非马来人只有3人?

这是为了消除马来人对希盟的疑虑,让马来选民认为,希盟是一个由马来人主导的政治联盟,希盟如果成功执政中央,不会对马来人的特殊地位有任何威胁。这也是为什么,拥有36国席、作为希盟第一大党的行动党,在希盟领导层裡的最高职位只是署理总裁,跟仅有6个国席的诚信党“平起平坐”。

曾是打毒针主谋

希盟各成员党的资深领袖,如马哈迪、安华等都位居最高职位,为何只有行动党的国会领袖林吉祥榜上无名,难道林吉祥的参政资历和威望不如马哈迪和安华?

答桉和第一个问题的答桉一样。由于大部分马来人,尤其是乡区马来人对行动党“反马来人”的印象根深蒂固,特别是作为行动党最具代表性人物的林吉祥,乡区马来人对他更是观感恶劣。讽刺的是,对行动党打毒针的人,主要就是马哈迪和慕尤丁这些行动党今日的朋友,而且这些人在巫统时,既是打毒针的主谋,也是行动党被妖魔化后的受益者。

行动党为了“救国”,被迫跟昔日自己口中的“窃国大盗”为伍,跟那些昔日对自己打毒针者勾肩搭背时,还要笑脸迎人,甚至费尽心思为这种合作关係进行理论建设的工作,内心的煎熬可想而知。

土团党是马来人政党,土团党的主要领袖也一再强调土团党是为马来人斗争,绝不会亏待马来人。为何推崇多元种族、过去不断批判种族政党罪该万死的行动党,如今不仅跟土团党结盟,还要为土团党的马来人种族主义极尽辩护美化之能事,难道这不是跟行动党“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理念背道而驰吗?

美妙的理论建设

根据行动党政治化妆师的理论建设,这是为了一幅更宏观的图景,也就是“救国”。为了救国,唯有暂时搁置理想和原则,贯彻务实主义。

不过,行动党的粉丝们也不必太过担心,因为行动党在这方面是驾轻就熟。行动党过去跟伊斯兰党的合作也曾经抛出过类似论述,为了打倒国阵,必须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行动党既然反对种族政党,自然也会反对像伊斯兰党这种单一宗教政党;但行动党和伊斯兰党还不是一度合作得好好的吗?行动党还不是可以为了美化伊斯兰党的伊刑法和神权国,而奉献了他们最擅长的政治化妆术和语言诡辩术吗?

行动党只要把当年美化伊斯兰党的那一套论述重複一遍,把主角从伊斯兰党换成土团党就好了。更重要的是,人们也好多年没再听见行动党高喊“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这句口号了。

有了美妙的理论建设,就可以解决心裡的彆扭,合作更愉快。

原载《中国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