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新闻

当宗教和政治混为一谈

继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向国会下议院提呈的“355法案”,由伊党主政的吉兰丹州立法议会日前通过修正2002年回教刑事程序法案,允许公开执行鞭刑之举,再次引发争议。

伊党领袖坚称此乃回教徒的“家事”,由不得“外人”插手干预,就连国阵(巫统)的一些领袖也对公开鞭刑不以为意,认为有关刑法只针对回教徒,非回教社会不应过度敏感。
最莫名其妙的莫过于丹州行政议员陈升顿,他表示国内旅游业主要依靠妓女吸引游客,公开鞭刑有助于遏制社会风气继续败坏。
旅游及文化部长纳兹里则嗤之以鼻,指原本就没有多少游客会选择丹州,一旦落实公开鞭刑,丹州旅游业必将雪上加霜,但这并不影响大马旅游业的整体发展。
陈升顿的“妓女促进旅游”的言论,根本就言过其实,也抹杀政府和业者在促进旅游业所投下的各种努力,但如果说公开鞭刑纯属丹州“家事”,那倒未必完全正确。
一般游客对世界各国的地理形势都无法正确掌握,欧洲人不了解亚洲,同样的亚洲人也不熟悉欧洲;因此,只要其中一个欧洲国家发生动乱,亚洲人绝对可能因此选择不到欧洲旅游,反之亦然。
今天,倘若丹州公开鞭刑付诸于行,外媒必然对此大事报道,如此一来,整个马来西亚受到牵累也就不足为奇。
政治方面,自从民联破局,加上大港和江沙国席双补选蒙受惨败后,单飞的伊党开始走回老路,通过强化宗教色彩以争取巫裔保守派选民的支持,而在1999年全国大选中吃过伊党“建立回教国”口号闷亏的巫统,如今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对伊党的回教化攻势只能一直采取守势。
当355法案还处于“拉锯战”之际,伊党再通过丹州政府推出公开鞭笞刑法,已致使巫统陷入穷于招架的窘境,伊党所谓“回教徒不可反对回教刑法”之说,也似乎成了国内回教社会不得不遵守的一项规则,如前首相署部长再益般敢于公开指355法案违宪的回教徒,确实寥寥可数。
政治是一种数字游戏。在现有的政治氛围下,巫统只能避重就轻,就算无法与伊党展开正面合作,也断然不会选择跟这个在马来乡区老树盘根的政党对着干,唯有如此,巫统才能在某个程度上,化解希望联盟不断高喊的“马来人海啸”攻势。
伊党既然以宗教立党,其将政治宗教化的种种作为也就名正言顺,但各方若跟着伊党的节拍起舞,普选时大家也将政治和宗教混为一谈,则对马来西亚这个种族和宗教多元化的国家,不会带来好处。
原载《南洋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