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新闻

包黑德1964年政情分析

1964年时任马来西亚英国最高专员黑德分别在5月22日与10月15日向伦敦共和联邦部提交马来西亚政情的分析报告。前者是有关1964年4月大选结束後的一些观感,後者是马来西亚联合邦成立後一年的分析报告。作为殖民地官员,尤其是下级向上级汇报工作,黑德对当地政局的分析,难免“一厢情愿”,也不乏旁观者清,有些判断甚至是预言。

自1957年独立以後,左翼政党的去殖民化的诉求不是政坛主流,当地民众没有强烈的反殖民情绪,不排斥街道上依然有以殖民者命名的街名和大楼。英人擅长经营殖民地的上层精英,以取得当地人的认同。他们栽培马来上层阶级成为“亲英者”(Anglophilia)成效良好,黑德不无自夸的说:“他们难道没有从我们教会他们打高尔夫球中,取得无以伦比的益处吗?”
1964年华人选民不想让印尼的对抗计划与苏卡诺得逞,因为他们很清楚苏卡诺对印尼华人的仇视。当联盟的口号提出“不支持东姑,即是支持苏卡诺”,华人选票基本都支持了联盟。黑德解读“选举结果,依我来看,不是对马华公会的政策丶意识形态或领导人的支持,其实是华人为保存生命所投下的一票。”此外,黑德记述了一段当时在马来人社群流传的想法:“我们不要再让英国人在这里,但是他们走後,我们该如何控制华人?唯一可以帮助我们,我们需要把他们当朋友的,是印尼人。因为他们和我们民族相近,很多印尼人还是我们的亲戚。所以我们必须赶快与印尼人成为朋友。
黑德对当时的巫华纠葛着墨很多,在经济方面,马来人不愿这麽快把欧洲人从经济领域中赶走,因为这只会让华人得利。他回顾当英国在治理马来亚时,指职业上的族裔分工运作良好,使得华人和马来人得以共处。马来人对英国人有信心,因为英国人将确保华人不会爬到他们的头上。华人也对英国人有信心,因为英国人将不会让马来人欺负他们,对他们不公平。华人只要公平的待遇丶稳定的社会条件,以便从事他们最拿手的事务:赚钱。
黑德担忧一旦英国人一走,族裔之间的猜忌,将卷土重来。在建国初期,马来西亚警察的力量是国内政治的重要一环,任何拥有警队效忠的人,基本上就是控制这个国家的力量。黑德强调,“如果,有任何的迹象政治向左倾斜,或是击溃了联盟政府,乃至於发生华人掌权的族群威胁,马来人将可能动用警力废除民主制度。”黑德在1964年的政情分析,预言了1969年的513事件。
文章来源:星洲日报/加影厨房‧作者:廖朝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