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新闻

SPM国文文凭是把锁

(温庆诚) 2017年7月1日(星期六),马来西亚公共服务局(JPA)向大马公共服务业投下了一颗震撼弹。那就是从今年起,申请担任公务人员必须取得大马教育文凭(SPM)国文科合格。那些虽然已经大学毕业或拥有与大马教育文凭相等等级的文凭国文科的公务员将不受承认及续约,若要继续在公共服务业那么就必须补考SPM文凭,直到获得国文科合格为止。根据最新的报导显示,除了实习医生以外其他所有公仆包括合约性质的公仆都必须拥有SPM国文科优等(C或以上),而驻院医生仅需国文科目及格(Lulus)。

当局态度强硬坚持要政府各大机构及公共服务领域的主任皆遵守这新条例。但却对医学系毕业的合约性质UD41级实习医生给予豁免权,无需持有SPM国文及格的资格。公共服务局声称此等豁免权并不是首次给予的,在大马医生短缺的时代,为了招揽外国人才也为了吸引外国公民回国才放松执行有关条例。如今马来西亚已经到了医生供过于求的时代,公共服务局才突发奇想想要严厉执行,美其名说是身为公仆要是无法以标准的国文与民众沟通是无法服务大众的。
但当局是不是有抱着想要以这种方式来削减医生人数呢?要是该局真的抱着如此想法,那么该局官员应被严惩,因为此例既不是为了提升国民福利而单单只是为了简化该局的烦恼,此等行为简直就像把医生过剩这个烂摊子丢给人民自己去解决。这样做不但加剧了国内失业率,更有可能造成人才外流,虽说他们仍然可以待在私人领域工作,但此等条例一旦实行,那些人才是否会存有自己被大马政府嫌弃干脆把心一横出国发展。这种说法绝对不是杞人忧天,时下马币频频走弱,要是外国企业伸出橄榄枝,这些年轻人绝对可能离开祖国而投入外国的怀抱。举个例子,当我观看Astro Aec播出的《别叫我马劳》的节目时,得知许多选择远离家乡跑到新加坡工作的游子当中,独中生占了相当大的比例。因为他们的统考文凭不受大马政府承认,但新加坡政府却承认,这不就是正正印证了我上面的说法吗?
人才外流是大马长久以来一直面对的问题,但是从人民的角度去看,政府并没有诚意想要解决这个问题,从这次SPM文凭事件来说,只能看出政府不但把人才拒于门外,更把门内的人才往外送。与此同时却不断的漂白外劳,那些外劳有SPM文凭吗?显然没有吧,外劳可说是站在我国及大多数领域最前线的人。难道他们不需要跟大众沟通,难道他们的服务对象里没有需要用国文或英文沟通的对象?他们甚至需要与外国旅客沟通,试想想那些外劳该如何服务本地及外国游客?
为什么我国政府可以对外劳如此宽宏大量,如此仁慈,容忍那些不精通国文的人在马来西亚各个领域的最前线工作,却无法对自己的子民打开一扇方便之门?还有许多方式可以证明那些没有持有SPM文凭但拥有同等文凭(如:O-Level )是否拥有以国语与人沟通的能力。比如说,先要求他们出示证明曾修读过国文科目的文凭(若没有便要求他们先去报读),之后安排他们进行一些与其专业相关的笔试或问卷调查以证实他们拥有对国文的写读能力。接下来进行口试,证实他们拥有可以以国语与人沟通的能力即可。
整个测试过程耗时最多两天,何必强人所难要求他们重新报考SPM,报考过SPM的民众都知道SPM国文科所涵盖的范围是从中一到中五的所有语法,写作方面某些作文也有特定的格式需要跟从,不是短时间内可以掌握的。如今当局若执意要他们重新报考,试问这些不曾报考SPM的专业人士们可以在短时间内掌握其他人需要用5年时间来学习的知识吗?
向来在任何国家都好,看应征者文凭都只看最高等级,现在想在市场上找个文职最基本的要求应该是学士学位,没有学士学位才会退而求其次的要求SPM,STPM,Diploma文凭。公共服务局这项条例显得马来西亚好像在开倒车,当所有人都在看学士学位或以上的文凭时,我们却为了一张SPM文凭与专业人才过不去,用这张文凭把招揽人才的大门给锁上了,岂不可笑?任何条例都应该与时并进,不符合时代步伐的条例应该重新检讨以达到跟进时代步伐的效果,要是不懂得改变和变通,一味着纠结着上个时代,那么我们离被淘汰也不远了。
原载《光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