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新闻

广纳善言

一些社会个体为什么要投身非政府组织,抑或愿在自己的工作、专业和家庭奔走外,还耗费心力做吃力不讨好的社会工作?一切也不过是想成为“社会的眼睛,社会的良心”,如是而已。

马来西亚病了。整个国家不但被极端的种族和宗教主义笼罩,政坛上贪腐处处不止,政治人物无论朝野都在玩极尽煽动之能事,打压媒体、非政府组织甚至个人,面貌之丑恶是前所未有。
上世纪50年代,美国曾一度被白色恐怖笼罩。威斯康辛州参议员麦卡锡发起“反共十字军”,让全美卷入这场恐怖的政治风暴中,各领域许多人被莫须有罪名,弄得家破人亡。
那时的政治人打压媒体、压抑民间舆论,美国人在这波“麦卡锡主义”下彷成哑巴,无人敢在麦卡锡面前吭声,让他挟着极端民意,去对付所有反对他的人。
这场白色恐怖历时了3年,就因人民自己过份集中支持一人,给自己带来祸害。回顾大马过去近10年,自308促成政治版图改变后,有政治人物就因本身高人气,挟民意打压异议者。
异议者中,尤以非政府组织和媒体成其头号打击对象。这些政治人物忘了自己是打着支持言论自由旗号,获得人民的支持。忘了非政府组织理喻就是本着独立精神,反一切的“政治正确”。
挺身说出一些违例、不公和不平事,是他们的角色和责任。政府可凭理、凭数据回应非政府组织成员,而非一切以欺善怕恶概括,以为无权势的个体,可欺压手握政权的政府。
有道是天下没有不说谎、不滥权的政客,所有政客心中都有一个小凯撒。308至今近10年,大马政治之所以令人疲惫,就因人民看清一些政治人物的面目。
许多非政府组织成员,开始与当权者愈走愈远,政府打压下,这些多由专业人士组成的组织,开始因打压而默不吭声,失去了继续监督社会不公,扮演社会良心的热情。
要成好政府,就应广纳善言,而非收窄舆论。非政府组织的角色就是监督施政,以作为政府在制定政策中的其中一个民意参考,政府有权采纳与否,但一味打压民声,终将失去民心。
原载《光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