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新闻

伊党的路向何方

我不一定是对的,惟如果伊斯兰党依然故我,该党在来届大选将遭受打击。也许这不会在它们的堡垒,如吉兰丹与登嘉楼发生,但难以想像它们可以在东海岸以外创下佳绩。当然这取决於伊党是否决定独自出征大选。

伊党和国阵可会结盟?有点遥不可即,毕竟除了巫统,其他成员党不太可能同意。我肯定,若伊党加入国阵,会使它们感到如芒刺背。
话又说回来,这是政治,万事皆可能。谁又会想到,马哈迪作为破坏大马法治的总舵手,如今竟与在野党称兄道弟。
说到底,我仍认为伊党不会加入国阵,惟它或会与巫统达成某些议协。这个可能性很高,毕竟它们看来已犹如好朋友。在刚举行的伊党大会上,往常对巫统的猛烈抨击已变得轻描淡写,甚至消失无影。反观伊党主席更乐於大赞他们的穆斯林新战友,感谢他们在他的355法令私人动议中,帮上一把。
谁也不知道伊党与巫统会达成怎样的选举安排。如果这没有成事,而伊党孤身上阵,我重申,我认为他们赢不了多少议席。马来选票会一分为三:伊党丶希望联盟与国阵。
於此局面,国阵将成为唯一的真正赢家。
伊党在前两届大选赢得非穆斯林的心,不过这种“爱意”如今已消失殆尽,该党已失去非穆斯林的支持。那个在聂阿兹,以及党内专业派进步观念指引下的伊党已一去不复返。剩下的是一个不顾一切自行其路的政党,这是一条倒退之路,退向中世纪,但他们却视之为唯一通道,绝不妥协。
包括我在内的选民,曾非常天真,我们真的一度以为伊党改变了,然而所谓的改变只是蒙上一层薄薄的掩饰。真实的伊党伺机而动,等待适当机会,破茧而出。当聂阿兹不幸逝世,正是时机降临之时。
如今该党是走基本教义与保守路线。此外,他们也利用马来种族课题作为政治工具,越来越像穿长袍的巫统。
如此政党可否大胜狂赢?
孤身作战的话,我认为不可能,除非他们停止眉来眼去,正式与巫统缔结盟约;而如此一来,我们的未来就可能由塔勒班式的极端马来政府来主导。
文章来源:星洲日报/无畏新世界·作者:阿兹米Azmi Shar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