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新闻

领袖无需辩才

(曾庆和) 搞政治有大气,讲的话才能久留人心。可惜当代的政治人物即使仍懂大体,可是一开口,往往放大了他的瑕疵。从他的谈吐,你很难不察觉他是九流政客,或者这么说吧,他很业余,无论他怎么把对国家的爱说个没完没了,你的眼神总是不屑中又存有几分憎厌。

前副首相慕尤丁却令人意外,针对希盟执政、华裔当首相课题,他的回答很Man︰“So what?难道破坏国家发展、经济的是行动党吗?拥有钻石及包包的也是行动党吗?”

这段话连消带打,有水准地把自己包装得很开明,巩固了希盟若干领袖心底的盼望,至关键的还是打击和羞辱了盗窃人民财產的一批人。

真正的大政治家,不必口若悬河,或跟任何人激论。

好比丘吉尔,向日本宣战写信,居然舞文弄墨!手下不耐烦,说不必那么客气啦!他大笑,说杀人之前,我们不妨温柔些。

政治语言,充满智慧,不一定要掀天动地,偶尔小吹春风,一样走入青史。

我们的不死老马何曾不是如此高人?除了以结合团队的方式轰炸诈财政权,针针见血,更是逢愚必反,但常常挑战与人辩论,虽精神可嘉,却难免失去一些神采,变成一场场政治表演。

政治家讲形象经营

大政治家是讲形象经营的,就像一些成功的电视广告,高明的地方不会让人察觉那是广告。政客从政,当然允许发挥辩才,奥巴马靠的就是辩才,稳住了政权。他舌灿莲花,用他的政治逻辑说服人人投他一票,得到最终胜利,可是你知道,他永远不是一个大政治家。

大马政坛也无一人可以称得上脱颖而出,更多的不幸是操纵权力的人,一直以旁门左道去把黑白真相扭曲。他从无指望会是个好领袖,不过他太聪明,金钱和权力令他轻易把三五成群更下一等的统统扣住,飞不出他的五指山。

他的演说沉闷乏味,听了昏昏欲睡,不过台下照旧掌声雷动,丰富了叫人哭笑不得的戏剧层次。

原载《中国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