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新闻

一笔拨款 八个版本

这个国家,诸多事情,往往都有超过一个版本。2016年华小拨款的拖拖拉拉,也是这样。初版,名之“将就版”:教育部长玛兹尔承认,教育部不能发出全额拨款,现有阶段,“有多少就先拿多少”。听到这里,华社上下,谁都不依,群情汹涌。几经磨蹭,乃有了谓之“OK搞定”的第二版:马华总会长廖中莱公告,华小拨款未到位之课题,已圆满解决云云,请大家放心。

但是,何时呢?于是有了第三版的新年欢乐版:1月6日,马华署理总会长魏家祥随后高调宣布,经过首相纳吉积极处理,华小的这一笔5000万令吉拨款,预计会在1月19日之前发到教育部。
拖沓推搪,仍然没有结果,唯有变身,化为第四回的红包版:1月15日,魏家祥随后透露,柔佛华小预料将在一个月之内喜获“新年大红包”,收到发自联邦政府及柔州政府总额达1000万令吉的拨款
时光荏苒,倏忽之间,2月15日过去了,不但大年初一过完了,元宵节之后,一切照旧。怎么办?改良的第五版中,教育部副部长张盛闻宣布,华小拨款将在2月26日或27日派发。
尽管如此,行动党武吉免登国会议员方贵伦引述报道点出了第六版:5000万令吉拨款当中,教育部的当下只派了717万5000令吉,余下4282万5000令吉拨款暂且音讯全无。
说到这里,方贵伦跟着开炮,追问教育部与财政部交代三个扑朔迷离之疑团:为何延发?华小眼下收到的钱,是否属于2017年度之拨款?政府何时落实制度化拨款华校?
是个精明的生意人,账面从不糊涂,文告所说,一针见血:按照程序,联邦政府的账目需在12月31日结账,年度拨款就得是年下放,不可能把本年的预算挪到明年出账。那么,现在全国华小收到的拨款,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好了,第七版里,教育部副部长张盛闻重申,余下款项正在陆陆续续发放,同时公开揶揄方贵伦身为国会议员“那么有空”,论述的视角,几乎和网络红豆兵一般见识。
长话短说,总而言之,一切纯属部门的行政,少安勿躁,静待之余自有佳音。接柔佛的122所华小总得的700多万令吉,张盛闻说:“马六甲、森美兰的支票也准备好,各州将会跟着分派。”
可是,陆陆续续,何时圆满?3月4日,既闻槟城首相部长林冠英质问,张盛闻随后发表了修正的第八版:“5千万华小拨款,3月杪前完成发放。”是耶非耶,我们唯有拭目以待。
不管怎样,经此一事,读者当可觉察,眼下的马华领导,既不当家,也不当权的十分为难;乃至年度的拨款,出现至少八个版本的咄咄怪闻。万一事情仍然纠结,这场歹戏恐怕还要继续拖棚。
而且,不要忘记,2016年和2017编定拨款,另外还有属于“国民型中学”的款额,至今也还没有着落。魏总挺身护航,只有不知所云的“或许能够一并处理2016及2017年的拨款”。
偏偏此时此刻,两岸民众的焦点,国内新闻之重点,都放大在华小的5000万;60年遵令改制的前华文中学,都被忽略了。拉扯拉扯,自然得过且过,最终必然要被告一个段落了。
回顾往事,制度化拨款的主张,显然还走在第一里路,思之自明,迨无异议。可惜,贵会朝廷三品大员的张盛闻始终不愿正视这一点。选民既然见之,不知心中有何评价,还用说吗?
原载《光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