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新闻

议席谈判

有句话说,面对选举时政党斗争是本能,不斗争才是违反本能。而政党之所以违反本能,是因为没有赢者通吃的实力,就只好选择权力分食。

有政治评论人观察近来形势,预测在雪兰莪州暂时“卡住”了选举委员会的新选区划分后,加上经济低迷一直没有大好转,原预料落在今年国庆日后的全国大选,或许再被延后。
这对仍处在博弈状态的在野阵营而言,无疑是个好消息。一方面卡住不利在野、尤其希望联盟的新选区划分,又能争取更多时间在谈判桌上,尽量排出最佳战略布局,争取一对一对垒国阵。
议席提名向来被视为选举的灵魂,政党如果选举不提名,就失去了生命力。然而,自从诚信党自伊斯兰党破门而出,前首相敦马哈迪和前副揆丹斯里慕尤丁另起炉灶后,在野的“分食”更形复杂。
现下巫裔社群内心是复杂的。城市的开放巫裔早能接纳公正党,甚至其他在野党。但作为巫裔社群中占大多数的半城乡和郊外选民,面对犹如碎片化的马来政党,在票向谁家前显得焦虑不安。
选战提名是重要策略布署,更是联盟内的政治博弈。争取愈多提名,意谓一旦选举取胜,便能在成立政府的谈判桌上,坐拥最大谈判筹码
这于在野阵营而言,成功排出一对一或在关键州属,以三角战分散敌对手选票的战略布署,等同能给国阵最大威胁。而成败的关键,至今仍系在如何摆平和错开伊党、土团党和诚信党战场。
在不同选区、不同政党发生的三角战,将给选战带来不同战果和效应。土著团结党从巫统分裂而出,会投土团党选民,其选票本来就不属希联。
这意味土团出击伊党VS巫统,或巫统VS蓝眼选区,土团党将分散巫统选票,助力伊党或蓝眼,甚至自己胜选,为在野贡献一席。
但这类选区都非行动党选区,所以火箭需要土团党,但可以放弃伊党。只是,诚信党的选票是希联本来可得的。诚信党或蓝眼选区一旦遇伊党来袭,或许会分散在野选票,助力巫统。
各州之中,吉打在敦马回归下,正是成功完成议席部署,便是取得胜选成功的一半、可将双方对战实力提升到旗鼓相当州属。所以这次的议席谈判套雪州大臣阿兹敏的话,是一点也快不得。
因为只有部署得宜,随时就能在策略到位情况下,再掀海啸。
原载《光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