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新闻

谁来打救坏学生

学校恶霸视频有如看黑社会港片,霸凌者不论男女,出口成脏丶出手凶残,一副狠劲,仿佛和被霸凌者有不共戴天之仇,很有古惑仔的气势。

校园霸凌是全球性问题,据说最严重的是日本,我也亲眼在中国街头见过小女生被一群女学生狂巴耳光;美国有30%中小学生有被霸凌的遭遇,连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年幼时只因为耳朵太大而被嘲弄,在美国,这也是一种霸凌。
最近又发生一起学校霸凌事件,吉隆坡一名中一女生,因和2名学姐发生误会被殴打至头破血流,各界继续谴责之。
教长要把领头做恶霸的学生关进感化院,其他帮凶则停学惩戒,教专举手赞同,把坏的踼出去,还象牙塔一片纯净天空,其他学生就可以高枕无忧的快乐学习。
但是,事情就这样解决了吗?
长期受霸凌者,会变得怯弱自卑,缺乏自信甚至成年後有更高几率患忧郁症,他们需要辅导老师专业的扶助和开导,时间会助她走出阴影;但是把学校恶霸送去感化院或被停学几个月,就会变好变乖?
发生校园霸凌事件,有时候当局会把开除学生当作解决问题的方案。把“坏学生”扔出学校,校园平静了,但是社会却多了一个潜在变坏的社会新鲜人,换句话说,只是替社会制造问题来解决学校的问题。
谁知道已经被标签为“坏种”的十几岁孩子,如果缺乏正确引导与纠正行为,会不会变成社会的恶性肿瘤?
没有人一生下来就是坏小孩,也没有孩子天生就是坏学生。
他们通常是长期受到负面影响,例如被忽略,缺乏家庭关爱,无人引导向上,或者因为家庭暴力问题,才会扭曲了人格和出现偏差行为。
学校喜欢把坏学生放进“放牛班”自生自灭,缺乏正面价值观的学生在互相影响之下不会变好,只有更坏,学校对於坏学生的排挤和歧视,何尝不是影响霸凌行为的关键因素?
坏小孩之所以耍坏,或许觉得自己被社会放弃而放纵,做出哗众取宠的行为来赢取社会的注目。但是谁在对症下药?
学校恶霸比被霸凌的学生更需要得到社会学校家长的关注,才不会为社会制造更严重的问题,有研究指严重霸凌者,成年後犯罪率是一般人的4倍以上。
可见他们比一般孩子更需要被引导和被教育,与其放逐他们,不如把他们安置在更适当的地方接受教育,根据专长修练技能,跟得上步伐才能快乐学习,至少他们感觉到被社会接纳,不是被遗弃。
文章来源:星洲日报/下班的路‧作者:黄晓虹